2021 一个社恐重新做人的面基总结

我,虽然从小到大 self identify as 社恐,且在各种意义上而言是一个内向的人,但在过去的一年仿佛打了鸡血似的说走就走挑起和参与了好几场网友见面活动。虽然大四时候也曾一反社恐人设在本校内发起了大规模人人上的”半熟人“线下见面活动,但像今年这种规模的全世界背靠出游见网友似乎还是我人生的头一遭,值得写篇总结纪念一下。

这是去年拖延过度 11、12 月年底放送 Patreon 二合一投票票选结果其中的一篇,本来觉得和 2021 年终总结有一些重复所以想先写另一篇,但想说都是总结,还是趁年还没彻底过完发,结果过于现充又拖到了二月(没过正月十五年不算过完?)。欢迎金主们去 2022 年第一篇投票选出接下来要写的命题:

  • 加州向日葵搬家冬雨地区置办的几件满意衣物
  • 最近买的几个个有用处的包
  • 新家置办的一些物件
  • Surface Pro 8 测评
  • M1 Pro Macbook 14″ 测评
Continue Reading

2021, the best year in my life till now

我往年的年终总结(20202019, 再早的都没有搬运到这个博客,随着年龄增长似乎对淡忘记忆想要记录的惶恐也少了很多,忘了的就忘了吧)似乎都不能称之为“年终总结”,更像是“编月史”似的流水账。

而且我惊奇地发现拖延症如我过去两年的总结居然都是新年准时发布。今年拖到这么晚,除了难得跨年时候有事干忙着现充没时间写博客外,回想一下更有点潜意识里的逃避——不是因为过去一年过得不好,而是因为过得太好,很多事情要么过于私人不便分享,要么情感方面表达无能不知道要怎么写下来才能准确地记录下来当下的心情。大概因为如此我宁愿先写了个 2021 Matters 的问卷,也没有着手开始写年终总结。不过,既然说是 best year yet,那总还是得记录下来点什么吧。

Continue Reading

Nobody cares about your lone wolf 人设

昨天我失眠了。自从出国鼻炎消失之后我二十多年无法呼吸没睡好的觉仿佛都补回来了,所以很少会失眠。昨晚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大概是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人生迷茫吧。

这回迷茫的原因是,大概在疫情一年之后,我终于再次感叹道跟以前的朋友渐行渐远了。虽然之前也感叹过 grow apart,但那大多是现在看来“无关紧要”的过客。而这种感觉突然在昨天夜里具体化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