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世界——那些鼓舞人心的单人开发的独立游戏

在这个 3A 游戏大作成本水涨船高的时代,独立游戏另辟蹊径近年来佳作频出。随着各种游戏开发工具软硬件的日渐成熟和愈发 accessible,一个人全包游戏设计、开发的 solo indie dev 社群也欣欣向荣,很多作品之优秀让玩家完全不敢相信这竟是一个人的作品。我作为一个对别人的期待(aka deadline)就开始厌班,工作上也尽量避免协作的人,跟很多像我一样有着独立游戏梦的开发者一样,对这种形式也向往已久。整理这篇文章,权当给大家打打鸡血,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这是提前交作业的四月 patreon 博客票选胜出的命题。欢迎金主们去五月的投票选出接下来的命题

  • 近期游戏推荐
  • 近期书推荐
  • 近期影视剧推荐
  • 头一回在投票里 Wild card!可以评论点播想看什么!以前只有高级金主和至尊糖妈才可以(虽然也没人用)现在全都可以评了哦!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倾情大减价 70% off 史低(不是

Minecraft 我的世界, 2009 – Markus Persson

Parents' Ultimate Guide to Minecraft | Common Sense Media

作为世界上名气最大、最经久不衰的游戏之一,只要稍有接触游戏的玩家即便没有玩过也必然久闻 Minecraft 大名。除了超高自由度的游戏本身依然在过去的十几年中推出各种平台、相关游戏之外,其丰富的 mod 社群也是让它保持经久不衰的原因。Persson 自己也在对 Gamasutra 的访谈中提到 Minecraft 很多经典的功能都来自玩家社群。

模仿、致敬和借鉴它的各种方块系沙盒建造游戏也不乏佳作,如勇者斗恶龙:创世小玩家系列、Terraria、Valheim 等。

截至 2020 年,各平台 Minecraft 已经卖出超过 2 亿份,是史上销量最高的单个游戏。

看到 Minecraft 如今的成就与规模,很难想象最初的它是 2009 年由 Markus Persson 一人开发的。在 2009 年 early release 并在并在大获成功之后成立 Mojang 工作室,后来被微软高价收购。

Stardew Valley 星露谷物语,2016 – Eric Barone

Stardew Valley's jam-packed 1.5 update reminds us why it's our forever game  - The Verge

从小整个夏天沉浸在矿石镇 GBA 模拟器中的我当年看到几乎像素级复制的地图热泪盈眶。然而在持续更新和推广之下,作为一款致敬牧场物语的作品,星露谷物语早已在大多数种田玩家心目中取代了顽固不化新作乏力的牧场系列本身。

简单精炼的像素画风和配色,禅意十足的音乐和剧情,丰富多变的种田和人际关系系统,持续打磨稳扎稳打的更新,全平台的稳步推广,丰富的内容创作(比如朋友发给我的这个超搞笑的视频请打开音量观看)和 mod 玩家群体,都是星露谷物语成功的原因。

之前看过一个视频概括了星露谷的早期开发故事:Eric 在西雅图本科 CS 毕业担心自己找不到工作,于是想做点游戏丰富一下简历,谁知道一做就是好几年,精益求进不打磨好不发行,期间生活费得靠女朋友养着。所幸这种十年磨一剑的精神也最后也获得了回报:截止 2021 年 9 月,星露谷物语已经售出 1500 万份,成为 solo dev indie game 里程碑式的作品;种田玩家也在牧场物语后继乏力的如今得到了一款优秀的种田游戏。

Baba is you, 2019 – Arvi Teikari

Have You Played... Baba Is You? | Rock Paper Shotgun

我从来都不喜欢解谜游戏,高评价的解谜游戏尝试了很多都以“我们都没错只是不适合”惨淡收场,但是 Baba is you 的脑洞大开程度让类型不合适如我也沉迷良久拍案叫绝。简陋的画面和音乐却能让人沉迷其中,这大概就是最原始的优秀游戏机制和关卡设置的魅力。

游戏的核心玩法非常简单:通过改变“规则”本身来通关。上图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例子,”water is sink“说明走在中间那条河会沉下去死掉,所以推开这三个词中任意一个,你就可以穿过那条河。但是现在没有东西跟“is win“连起来,所以惯性思维走到旗子上并不能获胜。当然,这只是很简单的一个关卡,随着玩家越来越熟悉机制,后面的官咖还会出现一些“玩出花”的行为,比如把水变成自己,把骷髅变成不是死亡而是胜利。语言难以形容当你用天马行空的方法解开一个关卡时候的震撼和成就感,也很难让人想象这么多丰富的关卡竟然都来自开发者 Arvi Teikari 一人之手。

这大概也是我对游戏这种表现形式的热爱原因之一。即便是在竞争如此激烈,各种游戏玩法如此成熟的今天,哪怕没有优秀的画面、故事和音乐,只要有一个好的点子和执行力,依然可以另辟蹊径推陈出新。

Undertale 传说之下, 2015 – Toby Fox

Undertale Set Creator Toby Fox Up for Success

这是本 list 上为数不多我没有玩过的游戏,但是因为名气实在太大评价太高不得不提。Gamespot 对它的评价是:“如果不剧透的话很难完全讲清楚 undertale 的魅力。乍看很难发现,但它是很长时间以来最进步和革新的 RPG 之一“。在游戏中,你扮演一个落入充满各种怪物的地下的人类小孩。小孩想要逃出地下世界回家,玩家需要决定要不要使用武力。根据玩家的选择,undertale 的对话、人物和故事都会改变。

Toby Fox 开发 Undertale 用了就将近三年时间。获得了原本 Kickstarter 上众筹目标的 1022%,Fox 独自一人包揽了游戏的全部开发工作。

Cave Story 洞窟物语, 2004 – Daisuke Amaya

Cave Story Game - Mac, PC and Switch - Parents Guide - Family Video Game  Database

最早发行于 2004 年,洞窟物语被在多个平台重置,成为本名单上生命周期最长的游戏。最近的一次重置是 2017 年的 switch 版,让这个简单的游戏焕发了第二春。

Amaya 用业余时间独自包揽了开发、美术、设计、故事的所有方面,甚至制作游戏的工具本身都是他自己用 C++ 写的,没有借助任何游戏引擎。在他大学毕业开始一份全职工作之后,Amaya 继续了这个在大学期间开始的项目,并在五年的辛苦开发之后免费发行了这款游戏。

Iconoclasts 叛逆机械师, 2018 – Joakim Sandberg

Review: Iconoclasts – Destructoid

Iconoclasts 首先抓住我眼球的是它清凉、干净又精致的像素风格。玩家扮演一位天真、叛逆的工程师,在危及她家园和朋友安全的的宗教和政治冲突中帮助他人展开冒险。Sandberg 用了 8 年时间开发这款游戏。

Papers, Please, 2013 – Lucas Pope

Apple's censorship of immigration game was a 'misunderstanding,' says  creator - The Verge

这是一款画风阴暗的反乌托邦像素风游戏,玩家扮演一位无名的移民局工作人员来处理移民们的文件,并决定是否接纳这些移民。

开发者 Lucas Pope 离开了大名鼎鼎的顽皮狗工作室之后决定专攻规模小一些的游戏。他和妻子移居日本,并短暂旅居新加坡、回过几次美国,并游历了东南亚多处。在这些经历中他对移民和边检工作人员产生了兴趣。Pope 认为这些工作虽然重复枯燥但却压力巨大,做成游戏应该会很有趣。

游戏从开始开发到正式发行只用了不到一年时间,并获得了不少赞誉。不过 Pope 很快厌倦了这个游戏,并且没有继续开发玩家呼声很高的 DLC。

The First Tree, 2017 – David Wehle

3rd-strike.com | The First Tree – Review

作为一款以唯美画风为卖点的探索游戏,The First Tree 游戏本身的品质跟这个清单上的其他游戏有一定差距。被列在这里的原因是作者有一个游戏开发者主题的 YouTube channel,我还没有玩到这个游戏之前当初看到下面两个视频觉得非常受鼓舞:

作者本身 designer 出身完全不会写码,利用业余时间自己摸索做出来这个游戏,通过聪明的推广策略使得这个本身素质并不出众的游戏大获成功。上面的两个视频中他分享了当初的心路历程、业余开发游戏的经历和挑战等等。当初也是看到这两个视频让我重拾了或许将来能做做独立游戏开发的兴趣。

Townscaper, 2020 – Oskar Stålberg

Cute town building toy Townscaper has left early access | Rock Paper Shotgun

跟本清上的其他游戏相比,这甚至不大能称之为一个“游戏”,而更像是一个试验性娱乐性的画风和算法测试。它(至少在我玩的时候)没有任何关卡、故事甚至音乐,就是一个城市建造模拟器。玩家可以通过简单的鼠标点击伴随着 soothing 的音效建造一个画风清新淡雅的城市,随便点点就能生成非常好看壁纸画质的城市,整个过程非常解压。

制作人 Oskar Stålberg 是一个小有名气、画风清新的即时战略游戏 Bad North 的开发者之一。 在我认真考虑独立游戏副业的时候在 Twitter 上关注了他,刚好赶上他在开发这个实验性的 city builder。本身没打算单独发行,结果发现受到越来越多的正面反馈,后来就把它包装成了一款游戏。

后来他甚至发布了这款游戏的网页版免费试玩:https://oskarstalberg.com/Townscaper/

Booth: A Dystopian Adventure 空箱, 2020 – Guanpeng Chen

Booth: A Dystopian Adventure Review | Bonus Stage is the world's leading  source for Playstation 5, Xbox Series X, Nintendo Switch, PC, Playstation  4, Xbox One, 3DS, Wii U, Wii, Playstation 3,

很大程度上受上面提到过的 Papers, Please 的启发,空箱也是一款像素风的反乌托邦冒险,玩家扮演一个食物检查员,在重复的工作中逐渐遇到各种人物最后揭开背后更大的秘密。

提到这个游戏是因为当初在豆瓣上关注了开发者,他正在开发本游戏并且招募志愿者帮忙测试,我有幸参加了早期内测,一步步看着游戏被不断改进 bug 被逐渐修复,乃至最后的成功发售。作者本人也是兼职制作游戏,一个人包揽了全部开发工作。能参与和见证这样的过程对我自己制作独立游戏也颇有启发。


当然,除了本文提到的这些游戏外,还有很多耳熟能详的独立游戏是单人或者两三人的小团队开发的,这里无法一一列举。经常看到独立开发者在 Twitter 和 reddit 上的 r/IndieDev 分享自己的进度,并且看到 indie dev 社群热烈的反馈,惊叹于这个群体出于热爱而产生的创造力。

希望这篇文章为像我一样对独立游戏开发有兴趣,但还没有作出努力迈出第一步的人树立目标和打一些鸡血。


Reference

  1. https://www.gamespot.com/gallery/the-14-best-games-developed-by-only-one-person
  2.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ist_of_best-selling_video_games
  3. How Stardew Valley Was Made by Only One Person

如果您觉得本文对您有帮助,想支持我的博客创作,或者有特定的内容想要看到,或者干脆就想单独聊五毛钱,欢迎点击下面按钮成为我的金主:

Become a Patron!

墙内赞助通道:爱发电

Loading spinn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16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