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良到忏悔

刚才看到有个小学女生被 4 个不满 14 岁男生拉到厕所强奸因加害者不满年龄所以只是转学没有处罚的新闻气得七窍生烟。不过看到引发了思考“人到底会不会变“——严重到这个程度会不会改邪归正我不知道,不过后来回想了很多次,我小学时候其实是个 bully,而且性质还挺恶劣的,感觉值得掉粉,能想起来的有:

  1. 带着一帮人让班上稍微迟缓且估计跟我一样鼻炎所以鼻涕很多的同学跪下舔鼻涕且磕头(I felt disgusted by myself for just saying this now)
  2. 一起排挤嘲讽起外号班上唯一一位南方同学,因为该同学家里发大水搬来这边的。
  3. 老师发给我的优秀作业小红花不见了,带着一帮男生跑去不待见的男生座位上粗暴翻开铅笔盒发现发现有小红花,就一口咬定是人家偷的,并让班上胖虎提着领子把他拽起来威胁一番然后扔在地上。

很遗憾的是 1 和 2 小学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根本没机会道歉(1 我觉得有必要我跪下道歉),当年看到《疯狂动物城》的 bully 小狐狸后来卖水果碰到返乡的 Judy 给道歉还有点触景生情。

3 后来跟我成为微机课 geek 捣蛋小组拍档后来关系不错,曾经:a. 被我邀请来我家给我一起破解我爸设的电脑密码(BIOS 密码不是 windows 用户登录密码,后者当年自己在不认识的英文界面发现了绕过方法我爸还欣慰了一下)被提前下班的我妈撞见,成为坚信我是直的的一大理由(我猜的,毕竟我妈下班回家发现我和一男同学在卧室还想把他藏起来🤦🏻‍♂️);b. 跟我打架不小心指甲把我脸挠破了,老师发现问班上同学咋回事被同学 snitch 并罚站良久,并被嘲讽娘娘腔(“用九阴白骨爪挠的”而不是跟我一样用拳头打)了一学期。c. 竞赛保送清华被补脑用品找去代言还 50 块把写软文任务外包给我了。不过上大学了就没怎么联系了。

不过上述 bullying 都是 10 岁以前的行为,之后就变成只是跟老师刚(可以另写一篇日志回想当年积极的一面)。再到初中之后就从良了,除了很直男癌轻微欺负喜欢的女生之外,虽然也不是以仗义闻名但好歹为人出过几次头,比如:1. 对 bully 我内向漫画少女同桌的男生们放话:欺负人也不看看同桌是谁(小时候真是太中二了)?导致本来没有很聊得来的同桌放学/体育课跟我走了大半年。2. 收揽了另一内向转校没朋友同桌带入了其实我也是半个圈外的 cool kids 小圈子。3. 帮太妹同学化解了一次“放学操场见”冲突(毕竟在我一个圈外非且平时都不会出现在这个场合的他们眼中的老师红人面前也不好发作)

后来 1 的妹子最后也没多熟,但是在我找不到龙珠几卷的时候带我去了几次漫画租书店,以至于她的名字是我为数不多记得的初中同学名字。2 后来变得 popular 一些也蛮聊得来,高中没去一个学校但大学偶尔还会想起这个“似乎没有特别 feature 但是印象蛮好的“的人。3 后来从学校失踪几次,据说是跟男友同居了,被家长报警抓回来一次后来又走了,最后一次见是初中毕业照挺着目测 6 个月以上身孕的肚子来照的,也是一时话题。

小时候非常执拗地一次毕业纪念册都没写过。被要求的话会给别人写,但自己一本都没有过。对外宣称的理由是自己不稀罕这种俗气玩意儿,真实原因是内心自卑怕人缘不好大家全都敷衍或者不给我写。写这篇东西的时候微微后悔,或许写了纪念册,这些十几二十年不会联系,但今天突然想起的人们就能联系上了呢?道歉也好叙旧也好,像是对已经淡漠的年少轻狂一点最后的挽留。

话又说回来,当时连手机都没有,家里的电话现在估计也换了一拨又一拨,就算写了也只能忘字兴叹当年的一个 snapshot,又谈何叙旧呢。


如果您觉得本文对您有帮助,想支持我的博客创作,或者有特定的内容想要看到,或者干脆就想单独聊五毛钱,欢迎点击下面按钮成为我的金主:

Become a Patron!

墙内赞助通道:爱发电

Loading spinn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four + ni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