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ody cares about your lone wolf 人设

昨天我失眠了。自从出国鼻炎消失之后我二十多年无法呼吸没睡好的觉仿佛都补回来了,所以很少会失眠。昨晚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大概是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人生迷茫吧。

这回迷茫的原因是,大概在疫情一年之后,我终于再次感叹道跟以前的朋友渐行渐远了。虽然之前也感叹过 grow apart,但那大多是现在看来“无关紧要”的过客。而这种感觉突然在昨天夜里具体化了。

诱因大概是我最后一个有交集的自称 BFF 的群似乎也渐行渐远了。以前每天有话说,隔三差五一言不合下班就横跨几十里从湾区三个地方汇聚起来吃顿火锅的群,现在也就隔三差五有一搭没一搭地安利一下剧,发点 weee 的跟买和微信读书无限卡链接,甚至这两天这些东西都不一定有人点。朋友 A 似乎也过着两人世界的小日子,偶尔在家做做手工。朋友 B 隔三差五跟别的圈聚个会,直到他在群里发了吹蜡烛的视频我们才意识到他生日(虽然这个群平时真的不怎么 care 生日,大概也是我们几个能走到一起的原因,我从小到大都讨厌过生日)。

我打开微博,想说毕竟多年不刷应该有很多大学和以前朋友的动态吧,结果也没几个活人,不是网红就是转发抽奖或者打榜。

我打开 Instagram,发现依旧在它自作聪明的人工智障算法 feed 和固执己见 2021 年了还不做分组功能的双重打击下,基本除了一两个活跃的之外基本看不到现实中好友的动态,无论是 story 还是 feed 都充满了 content creator,which, don’t get me wrong, I DO want to see, only when I want to。于是我 literally 花了几十分钟取关了一大堆,当然,收效甚微。

我打开几百年不刷的朋友圈,随便划一下也没看到想看到的人或者哪怕以前真的熟过的人的动态。稍微划到一条有点想点赞或者聊两句的朋友圈,抬头一看发布时间两天前,感觉太 creepy 了有挖坟嫌疑还是别点了。

我发了条猫把头挤在百叶窗缝里想要看窗外的视频,说了没看到大家发动态,大家都去哪了大家还过的好吗的朋友圈。过了良久得到零星几条回复,大体都跟我一个感受:老了,懒得发了。

前两天 womenoverseas 上有人发帖问,大家还跟多少以前的朋友有联系。点进去发现虽然大家都感叹疏远,但只有我一个人打出了 0 这个答案。

加上疫情,聚会,尤其是没有熟到一定程度朋友的 catch up 叙旧机会大型聚会减少,就真的连找个有交集的人主动叙个旧都不知道从何说起。

大半夜对 covid 和 USCIS 的恨达到顶峰。要不是这堆破事,可能我真就当场买机票周游个世界去当面 catch up 了。过去这一年仿佛很多人人间蒸发了一样,再无音讯,好像我们都一年之间变老(本来打了“长大”,一把年纪没好意思说出口),有了各自生活井水不犯河水。

前几年心情不好,自己连近乎敲诈的公寓续租都懒得 argue 为了省事直接签了,自己跑去欧洲静几周,在科隆机场自己坐在箱子上边聊天边哭了几小时,坐着火车路过奥地利的大山大田心境豁然开朗,到了少女峰山腰住着爆贵的酒店甚至就想说窗外就有山景出什么门甚至想睡一晚走人(当然后来幸亏逼着自己出了门,不虚此行),到了罗马跟这些年唯一会主动时不时喝多打视频过来聊个把小时的基友面基,虽然是一男一女但由于长得像俩男的还牵着手穿着人字拖大摇大摆走在梵蒂冈城墙内说会不会有人把我们赶出去。这趟旅途回来之后我不高兴的事全都彻底翻篇不计前嫌,从来最擅长的 move on 速度又发挥到了极致。

再前几年还是穷学生的时候,还有放假直接买火车票到了对方城市才发消息说,hello it’s me 我路过你的城市(路过个屁,跨了大半个中国八竿子打不着),见个面吗,的潇洒劲。坐在摩托车后座上穿过我不曾到过的山山水水,走在江边吹着南方湿润的夏夜的风看着新布置灯光的城市。

操真是怀念啊。人不老不知道有朋自远方来有多可贵,也不知道能主动打电话、视频给我的朋友有多可贵。

于是大半夜的我有强烈冲动要一一问过关心的人近况,最近过得怎样。冷静下来两分钟一想,嘿呀我怎么没早一天想起,这是美国周日中国欧洲周一,人家都他妈上班谁有空理我。失落感又暴起,就更遗憾现在不能说走就走一张机票一缸油就去面基。

晚上我做了个梦,我去一个硕大的 NGO 活动会场跟网友吃饭面基,大家来来走走搞了半天菜还没点我有点烦躁,还在心想说这一大屋子几千人这么密集不怕 covid 了吗?几欲先走。直到我旁边一个网友冲着过道上另一桌的人吼,诶 xxx?我一看正是上一任 BFF。再定睛一看,周围不同桌上零星坐着各个年代的熟人。大家人生若只如初见般地寒暄起来。这一觉我睡了 fitbit 89 分,并且是一个月以来最长睡眠,一觉醒来已经中午 12 点。

下午出门散完步,社恐不主动如我,鼓了半天勇气,屡次想说“不问也没什么一切照旧不也挺好”地放弃,最后分别给大学宿舍群、高中 BFF 和十几年没见过面前不久才重新联系上的初中好友发了消息,问问大家最近怎么样。

更凑巧的是,最想打电话的国内好友刚好请假休息早上在溜达,天赐良机我不打电话过去简直说不过去。她:诶,你怎么突然打电话过来。我:看看你最近过得怎么样啊。她:就,感觉平时都是发微信嘛。我:说得好像以前有多经常聊微信似的。她:哈哈,打电话好不正常。聊完一个多小时,对方发消息过来:聊完变开心了。

文字的还是电话的,平时张嘴闭嘴我我我,对朋友忍不住好为人师癌 solicited advice 疯狂发射或者调侃没完的我,这回出奇地擅长倾听。平时聊起来没几句话,偶尔发消息有一搭没一搭很快结束的朋友们,这次也突然敞开话匣子,有来有往地真的聊了聊最近过得好不好,各自有什么烦恼,我们都有生活的重担和光明的未来之类的久别重逢相谈甚欢。

或许大概又是我在自我感动,but so what。

聊到厌班想辞职,我:辞啊,别人辞职最大阻力一般都家长,你妈都支持了看开 peer pressure 你怕啥。她:没钱啊那你包养我。我:好啊那你来啊。她:……(沉默几秒钟)屁啦你自己都没在上班你骗谁。我:我可以随时回去工作啊。她:……我要是有你这种底气就好了。

我从小到大大概都有,至少在我自己心目中,独狼人设,and probably most people who know me would agree。小学中学住家属区我都是自己放学回家。高中住校我第一个跑去食堂赶在队伍之前吃饭,在别人还没吃上饭之前已经回宿舍做卷子。大学除非 social 否则我也是自己吃饭自己自习,完全 get 不到一起自习的必要性,毕竟我不喜欢的人我不想迁就,我喜欢的人一起自习 distraction 太多哪能学习。

(讲到这儿又有点怀念我唯一喜欢一起自习的钢铁直女好友,大四上半学期的大多数时间我们都在一起准备申请,因为方向基本没啥交集自习时候也没废话,因为聊得来且豪爽不墨迹所以走路吃饭自行车载回宿舍也愉快,又因为两边都明确对对方毫无意思所以完全没有 distraction,而且该好友贼有眼色,偶尔泡妹机会出现她一般都毫不尴尬飞速闪人。该好友后来回国了我甚感遗憾了一阵子,毕竟是唯一能跟我高效愉快自习的女人(噗

要不是借着网瘾少女人设还算结交甚广,以及三生有幸在那几个阶段认识了一帮两肋插刀的狐朋狗友,这种独狼人设加上拧巴的性格加上性取向大概真的要算在“孤僻”和“freak”一类边缘人里了。(搞不好其实本来就是只是我自我感觉良好不自知?

最拧巴的大概还是,我 so afraid to show affection。前阵子整理了人人相册翻到一张截图,我完全不记得这段对话的存在,来自我一个高中就算不上 close 圈子里大学也没什么联系大概因为她后来突然弯了所以聊起了这个话题对我的评价:态度太骚又含蓄,真不知道你这人咋就显得这么矛盾。我现在看到这段对话:我拧巴得这么明显千里之外的非同时代朋友都观察到了吗???!!!现在想来,年轻的我还真不是一般的拧巴,甚至有点直男癌。Applies to both friendship and romance. 到中年当然没有过去那么拧巴,但 still hesitate to show care and affection.

经过今天的思考和交流,励志以后要做一个经常主动跟朋友聊几毛钱的中央空调。反正都一把年纪了,不要再像小时候一样拧巴半天装作不在乎了。(ง •̀_•́)ง

人到中年大家都很忙都有各自的生活,哪有功夫给你拧巴和推诿,不主动点真的就散了,与其感怀人生若只如初见,不如主动问一句最近过的怎么样。Seriously, nobody cares about your lone wolf 人设。


如果您觉得本文对您有帮助,想支持我的博客创作,或者有特定的内容想要看到,或者干脆就想单独聊五毛钱,欢迎点击下面按钮成为我的金主:

Become a Patron!

墙内赞助通道:爱发电

Loading spinn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four × thre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