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份工作(也算是现工作对比 rant)

我在一亩三分地、知乎、豆瓣都有号,本文涉及隐私较多 context 也只适合豆瓣讨论环境,已经写了禁止转载了,请某些人洁身自好,不要为了积分乱转,沦为跟营销号一样没节操了。相信大多数人也是本着分享信息的好意,但“未经作者允许禁止转载”豆瓣大字已经写在下面了,大家人都在美国了就别玩天朝贴吧那套写个 zz 就当免死金牌了。


离职一年半了,要不是现在工作的对比我都不知道第一份撞大运碰到了多好的机会。毕竟,著名血汗工厂 Amazon 的湾区边远产品组能好到哪去呢?(剧透:现在可能是组的缘故觉得远不如第一份工作。大公司各组之间差距很大,以下仅针对组)

快毕业的时候大家纷纷拿到湾区 offer,我险些接了大农村的职位。威斯康辛某医疗大公司,钱给的大方,campus 气派有趣(在魔戒和冰火主题的会议室面前跨层滑梯就不值得一提了)。考虑当地消费水平和房价,给的那个工资两年轻松买 house。当然缺点显而易见,公司传统技术老旧(主要是 vb),地区偏远机会少,一年下七个月雪。甚至在忍痛拒 offer 之前我还躺在学校草坪上脑内 Elsa 冰雪女皇变身场景 Cold doesn’t bother me anyway 地自己 drama 了一阵。

几个月后一周排了四个西海岸 onsite,亚麻的面试十拿九稳出来我就不太想面其他家了。之前“拿了保底 offer 再去投 Google 和 Facebook”的雄心壮志也迅速被懒打败。火速跟 HR 要求必须去湾区之后给了俩核心产品南湾 SDET 和边缘产品三藩 SDE 坑,当然没怎么犹豫就跟当年一起面试小伙伴签了三藩组然后大吃大喝加跟着老司机签同一家公寓去了。

亚麻这份工作经历让我怀念至今的原因有几点:

  1. 成长机会
  • 一来就有和善幽默老司机印度 mentor 带着写规整 API。(剧透,我对亚麻的几位印度同事印象非常好,所以对网上的种族地图炮 drama 非常没兴趣)。
  • new grad 入职上手没几个月就有 design 写。并且从始至终都有大牛参与 design review,提升飞速。本来以为是大厂标配,换了工作才发现在你脸,design 根本不存在。哪怕是 infra 组的 design 跟亚麻的比起来还不如我一年时候写的。
  • 一年多 design /lead 整个 org 最重要的项目的一个重要 API。
  • 升职什么的都是水到渠成。有一次赶大 due skip manager 带着大 lead 和我 manager 与我在会议室撸起袖子逐条整 milestone,我出来召集组员严肃地动员加强调重要性。大家自上至下齐心协力当天开始明显提高生产力产出 deliver 的感觉至今想起来都高光。
  • Tech lead 机会也是水到渠成。现在 manager 给我甩锅的时候经常把 tech lead 机会拿出来当宝,我内心有点嗤之以鼻。
  • 当年的创世大牛写的架构真是牛逼,干了两年有深入了解才懂。宝贵学习机会。
  1. 工作氛围
  • 人好。一去就有清华小哥带着我加入了中国人午饭群,后来大家走走来来一直有个关系不错聊得来的群体。第一个组两个创始大牛虽然看起来冷漠但是技术过硬。reorg 的新晋 manager 人好,活泼,码农转的技术也不差,工作有热情,长得帅,不乱画饼,真诚,还是 gay(我组一度五个人三个弯的),带着本来我们边缘的组乃至 skip 的组变成全 org 当红炸子鸡。后期新来两个人虽然一个是坑但另外一个印二代小哥简直是我碰到最喜爱的同事,活儿好有礼貌又有眼色。离职时候我狠命给 manager 说他好话。
  • 有一次我组超级碗周末前那个周五出了大 sev 找不到原因,刚好 manager 和 skip 都渡假去了。已经分家在别的组的创世老司机和全组人一起 debug,senior manager 带着 sev1 的 tech ops conference call 跪在桌子旁边更新进度,后来买了 subway 上来,大家一起周五晚上十点在公司大窗看海边 bay bridge 放的超级碗烟花,你别说还挺燃的。
  • 重大项目上上线(通常是半夜),各组 oncall ,manager 轮班在 war room 执勤,全球 office video call,总控协调各 check list,也是挺燃的。
  • 节假日和下班时间神圣不可侵犯,哪怕偶尔半夜写好的 diff 大家也基本早上才发出来。不像你脸各个组总有大批人半夜妙回乃至互相 review diff 乃至修复不紧急的 bug。有一次我独立日 oncall 结果别人的项目出了问题只好找我,跟印度组连轴 24 小时轮班修好 bug 之后 manager 和 skip 发了若干封感谢信外加让我随便放一天假以及送大家 echo dot。
  • 三年我加过总共一个月的班吧。而且亚麻的加班是你知道怎么加就有什么产出,毕竟项目进度就在那摆着。你脸的加班是玄学,而且很多时候是进度管理不善造成的(比如突然飞出来的死线和从天而降的跨组 migration)。
  1. 架构,管理
  • 亚麻各组是 micro service,什么事情 API 解决,文档就算不全基本看看 API 也能解决问题。在你脸,文档不全就算了,各种无限制跨组改 code,嫌弃别人写的屎的同时自己继续写屎。常年各种破坏性改动互相 block。
  • 因为 ownership 明确,各组 test coverage 也会自己 enforce。虽然码农大多不喜欢写 test,但这毕竟是提升水平和代码质量的必经之路。你脸的 test coverage 低到惊人。虽然有牛逼方便的 test infra,但执行层面大范围不写 test 的习惯也是让人很敬畏这个网站还能正常运行是一件多么牛逼的事了。
  • internal tools 亚麻完全走越简单越好,但是稳定的路子。内部工具基本上都是 HTML 随便大红大蓝堆起来,但是很少出错。AWS 用起来更是顺风顺水。比起来你脸有各种 fancy 的 prod quality UI 的 tools,各种 bot,各种 automation,甚至连一个内部组发 T-shirt 的 eligibility 都有一个工具自动 check。各种 tools 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添加新的便利功能。甚至还有 close task 收集 Pokemon 的功能(还有一个比原作都精美的 Pokemon index)。然而坏的频率令人发指,最基础的生产力工具难用的要死。譬如各种 metrics 的 auto alarm 覆盖程度之低,sev detect 的人工依赖程度之高令我震惊。亚麻是风吹草动立刻 auto alarm,没有 alarm 的检讨大会之后立刻加上。你脸是整个网站不能 checkout 了还是过了一个小时 UX designer 测试时候发现的。这种时候真觉得你脸是点歪了技能树。
  • 因为 API well defined 的缘故,techincal blocker 基本都在 TPM 和 EM 层面被解决,跨组的问题码农除了设计规划阶段根本不需要担心。执行方面也是 TPM 们层层相扣,码农写好自己的就行。我现在这个组,动不动写完了才被告知这个 deprecated,写到一半发现对面功能不全/不对。unblock 全靠自己找对方的人,效率全靠对方有多想帮你。
  • 出了大问题之后的 Sev review,5 whys 拷问灵魂,lessons learned 发人深省。你脸我看了几个别人的 sev,看半天连发生了什么事都搞不清楚。
  • 项目流程,milestone 一目了然。EM, PM, TPM, Tech Lead, IC 分工明确,最大效率的在本职工作内协作。因此项目进度也很容易 track。而我现在的组进度纯靠猜,职责不存在的,谁爱干谁干。
  • 考核标准,目标清晰。码农写好项目做好 design 升职水到渠成。各 level expectation 明确。你脸的 impact 玄学我不想过多吐槽了,面向运气的编程我实在是没什么动力工作。
  1. 福利,待遇。

亚麻的福利是不存在的,没有免费午餐晚餐,零食饮料少得可怜,医保不全包,内部没社区,边缘组 office 自然也没什么设施。比起来你脸真是 engineer 自建的任性天堂。饭毕竟硅谷标配不多说,gym 有个 boulder 也是酷炫,campus 里免费冰淇淋,木工店,手工店海报店,自行车店(免费修车),音乐室,街机厅,甚至还有付费 SPA 和理发店,每年报销健身娱乐花费等。on-site 医疗中心不能更方便。内部组各种组织内容和活动比外面社交网络有趣和有效率多了(卖东西效率特高)。作为 VR org 员工甚至免费 gaming PC 和 VR headset 以及商店里所有游戏免费。

那么说了这么多好我为什么要离职呢?毕竟乘亚麻股票的东风其实跳槽钱也没涨多少。其一自然是干三年干腻了。其二是没有对比以为亚麻我 value 的那些东西是 standard。当然最初最重要的原因是通勤。我住东湾坐 Bart 去市里上班实在是太累了,外加买房搬离 Bart 步行范围还要开车去 Bart 通勤就更痛苦了。本想先换到 Palo Alto office,manager 甚至让我换之前可以每周四天 WFH。结果被 HR 坑了,于是一怒之下就辞了。其实若能再混几年 SDE III 跳回亚麻倒也是极好的。(可惜我喜爱的 manager 去别的州了)

我们组的小哥甚至开始担心现在在你脸的工作琐碎程度,系统化程度及技术含量之低,将来面试都没东西说。比起来,我居然在庆幸我第一份工作有老司机好 manager 带,有公司好的 practice 影响培养了一些好习惯。当然,这些东西也没什么技术含量,将来出去随时可以学。

有时候码农们在矫情同龄人那些快慢一两年的攀比我就觉得自己心态老态龙钟。快慢一两年根本不会对长期职业造成什么影响。毕竟 90% 的人都不是天才也不是蠢蛋,老老实实怎么开心怎么干就完了。为了一两年的快慢太功利地 optimize 真没什么毕竟要。如果能乐在其中也倒好,如果为此困扰那就得不偿失了。


如果您觉得本文对您有帮助,想支持我的博客创作,或者有特定的内容想要看到,或者干脆就想单独聊五毛钱,欢迎点击下面按钮成为我的金主:

Become a Patron!

墙内赞助通道:爱发电

Loading spinn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5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