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懒,我顶着湾区的房贷从 Amazon 裸辞了半年

工作满三年之际的时候我从 Amazon 裸辞了,不是因为大家司空见惯的血汗工厂剥削。事实上,我可能是很多人认知圈里为数不多甚至仅有的 Amazon 忠实拥趸。我甚至还写过一篇吹 Amazon 吐槽某脸的文. 所以,想来看喷亚麻文的群众可能要失望了。写本文纯粹是因为我回国玩有时差,半夜醒了没事干而已。内容主要是个人辞职原因以及新公司面试吐槽的流水帐,对想要辞职和跳槽的朋友可能有一些参考价值。

裸辞这个词对包括我在内的湾区社畜可能是一件比别的地方更奢侈的事儿:

其一,很多新农还被 OPT 或者 H1b 套牢,优雅期太短,移民身份上而言裸辞风险太大。

其二,很多中农买了房,毕竟宇宙中心房价虽然比不了北上广,还是对工薪阶级有点压力的。很多人踩着每月税前 base 信贷比的上限(俗称“基本年薪的五六倍”)贷的款,税后估计半张 paycheck 都得扔进去,如果失去收入来源确实不会 sustainable 太久。

其三,本着国人谨小慎微的传统美德,很多人觉得“简历上空一段时间不好看”,而把裸辞排除出了候选项。毕竟“说走就走”这种小清新是留给任性的小布尔维亚们的,我们很多精致利己(I swear to God 此处为褒义不是反讽,我特烦知乎上那股子自命清高的创造->滥用->妖魔化这词儿的人)的湾区码农嘴上说说羡慕,自己是不会去自找麻烦的。

Same happened when 我给很多为身份发愁的人推荐外国人当兵那项目的时候。即便身份是他们人生中 top 2 甚至 1 的忧虑来源了(爱国人士以在此排除,免杠,这是另一个话题),大多数人在我明摆着百利一害(半年轻度训练强身健体,partime 预备役选个相关专业诸如会计码农司机,在住地附近诸如三藩东湾的军工部门每月选个周末上两天班,本科以上学历士官级别,三个月入籍,享受军人福利终身)的分析之后还是会摇手微笑“万一打仗了呢”。各人选择我完全支持,就是内心为浪费机会舍近求远气得跺脚。毕竟在固有印象面前,他们没想过一个美军士官多少培养成本,就算打起来灯塔国舍不舍得让读了十几年书的弱鸡如咱们上前线附死拖累队友的问题,也忘了自己嘲笑”亲戚听说是腾讯的就让充 Q 币“/”听说是学计算机的就让修电脑“的认知匮乏和错误 stereotype 时的清晰逻辑,轻描淡写地忘了美军是多么庞大的一个产业,轻松把“入伍”和“上前线”划了等号。这种时候我就对我的原则“坚决拥护个人选择”坚持不起来了,毕竟这已经落入没有逻辑的双标范畴,连跳个槽换个组公司还看专业对口呢,怎么换到入伍这事儿他们就觉得灯塔国会傻到拿着一帮高学历外劳人才去堆前线这么扬短避长了。当然在他们的迟疑和川皇的普照之中这项目早黄了,就那么几年的黄金时机我自己不能去却眼睁睁看着别人想当然地错失,还是很气的。毕竟我是走到离签卖身契只差一个房间之隔的人,要不是倒霉的体检加试查出了谜之眼部遗传缺陷中了黑名单没去成,我现在已经拿着蓝本护照,迷彩服和退伍老兵卡高兴地走各种绿色通道了,所以 bare me 这段无关吐槽。

Anyway,我“幸运地“三次没抽到 H1b 愉快地抱了家属大腿解决了身份问题(感谢生得时间巧,联邦政府刚承认同性婚姻合法性为绿卡创造了条件我就像段子里一样用上了),又“幸运地”讨厌小孩所以对学区房毫无兴趣买了东湾老破小房贷压力不大(读到这里朋友们已经发现标题是 click bait 了),还“幸运地”没那么精致只剩下利己,比较豁得出去没有心理障碍。满足一切裸辞条件,就差动机了。毕竟前面也说了我不像大多数圈内码农一样对亚麻嫉恶如仇,那干嘛还非要裸辞呢?

总结起来就是一个字,懒。

其一,通勤太远。前面也说了,社畜如我买了东湾老破小,不巧公司在 SF。搬家前住 Bart 旁边上班 50 分钟下班一个多小时,搬了家堵车找车位 Bart 就变成上班一个多小时下班快俩小时了,实在受不了。懒猪如我又没在 Bart 上工作学习,只能睡觉,一天浪费三小时在低质量睡眠上这太不利己了。

其二,刷题太懒。正常人碰到通勤这种不可调和矛盾之后,要么换组要么跳槽。我自从考完 GRE 之后可能把年轻时候的学霸额度都用完了,题是刷不起来的,加上每天三小时通勤更没毅力刷题了。遂打主意先换到 Palo Alto 凑合着先。毕竟“幸运地”赶上了亚麻股价三百多的年代,钱倒是没被倒挂多少。结果呢中间出了点岔子(俗称 HR 坑爹),换组到了约定时间我被鸽了,于是愤而 angry quit。

于是掐着日子拿到股票外加为数不多的处女座特质发作,我挑了入职三周年整 last day.

离职之后我做了这么三件事:刷题面试,玩儿,躺着。

刚离职的时候因为最后几周比较闲,大概刷了 30 道题(包括 two sum 这种)。挑了几个 LinkedIn 上搭讪的 recruiter 回了想说去探探市场行情。结果事实证明我这种弱渣不刷题果然不行,只拿了一小公司 entry level,给的钱跟我在亚麻都没法比,也是很善心了没有直接拒我。

此外还去湾区某国内大厂体验了一下面试及后续体验有多差。大家倒是实在,直言要跟国内开会可能晚上九十点才下班。我天真地问,那大家早上会晚来吗,都加班到这么晚了。人家也很实在地回答我,对啊大家都晚来的,大概十点多才来了。我内心 mmp 面带微笑地退下了,毕竟面试被 HM 疯狂粗暴打断还面得跟屎一样也没啥好后续的。比起来湾区亚麻真是冤,十点半上班五六点走中午还吃饭一个多小时闲聊也好意思配叫血汗工厂。话说这家之前还在知乎上被吐槽喜欢不分时区 cold call 且临时通知第二天面试,话题还挺火 HR 都出来道歉说我们一定改。结果证明跟该朝一贯作风一致,改是不可能改的。我简历进了系统这可被缠上了,上班时间 cold call 就算了,半夜三五点打过来的能让人不火大么?幸亏我睡得死没被吵醒过。

要么我怎么那么佩服人在湾区还喜欢去国内公司的人呢,毕竟钱差不多,福利少不少,工作时间长个 50%。说是回国出差机会多算是福利,在我这儿也用不上毕竟回国在我来看不是啥福利(又能单独展开写一篇了)。这样还去的话不然就是非常爱国不然就是非常有野心想要冲破所谓玻璃天花板了。对于这种舍生(活质量)取义的强大执行力我一向是非常佩服的。绝非反讽,毕竟我高中刷英语卷子的时候也舍生取义跑去食堂一个人火速吃饭 beat the queue 好回宿舍多做一套完形填空的,现在年老色衰想激发这种执行力都激不出来。

几个不成功的面试之后认真刷了几周题,然后就回国顺便去日本玩了一个月。这倒是辞职之前就计划好的,跟说走就走没啥关系。时间久远外加太懒,不知道何年何月才会补游记,墙内 Google photos 不方便图也不全,凑不了数,我裸辞“玩”这个部分也太少了,一点都不潇洒。

放假回来之后倒了一个月时差又开始刷题。开局不顺之后拿了果脸和某理财小公司三家之后就把其他 onsite 取消了(索大法我们有机会再续…)。

脸的面试体验没啥好吐槽的,HR 积极回复速度快,跟 lunch buddy 相谈甚欢都不想回去面试了,每轮题也非常清晰全部超常发挥。除了面试分冲突房间中途换了此屋之外非常舒爽。大公司一般面试体验还是比小公司强太多了。发口头 offer 之后 recruiter 和 HM 还分别约我去公司吃了顿饭介绍了一下各种 perks。

果黑如我去果面试的时候因为对 iPhone 的仇恨程度所以不想换回旧 iPhone 去,全程三星揣兜里没敢拿出来,间隙不看手机也是很憋了。众所周知果家特别注重经验 match,两轮电面七轮 onsite,过了再给一轮 director 电面也是很仔细了。我居然还碰到了很我以前亚麻同一个组的面试官literally 同一个 manager,我入职之前几个月他才走的,我大概率是来顶他位子的🤦‍♀️。面试时候他听完我自我介绍就问我是不是跟 XXX 一个组的了,吓得我都不敢吹牛逼了。午饭也很逗,果家食堂不是免费的,面试官拿着一个 coupon,结果我拿了瓶饮料多了一块钱(发现那个 coupon 只有 10 块钱),害得面试官自己掏了腰包。给了口头 offer 之后也是怕之前面试在老破小旧 office 印象不好,我面完那个组就搬去新的 UFO 大楼了,特地又邀请我去新大楼跟全组吃饭。再此感叹果家注重经验 match,一个组碰到三个 exact same function 从亚麻跳过去的人是什么体验……UFO 大楼是真的 fancy,中间还有个小镜子湖。我发了个照片就有果家同学来问我面的什么组好做转组参考了,大家都想去新楼哇。

比较值得吐槽的是某 w 姓理财 startup,可能是我人生中最差的面试体验。之前在网上就听说他家会逼面试人效忠,心想小公司都这样毕竟面试成本太高经不起耗着,我也挺喜欢他家产品的给得好去的几率也挺高,就没放在心上。结果从电面之后 HM 就打电话来逼问我如果给 offer 一定签他们吗?我把心里那句回怼“你们电面完就一定要我吗”憋回去说我确实还得看看组和人和钱,周旋了两次之后话没说死还是去 onsite 了。可能是为了省午饭,我第一次见从 12 点开始面试的,面试官都没空吃午饭。报销停车费/打车费啥的提都没提,邮件里还写明公司旁边哪些车库比较便宜,也是挺 cheap 的了。面得普普通通,结果最后一轮 HR 进来直接问你现在要签我们吗。我:数字我都还没看到诶???HR 报了个普普通通的包,并且画饼这些 option 如果我们市值 blah blah 你就有 XXX 钱了(of course 我回家一查他所谓的稳妥估值大概膨胀了2~4 倍吧)。我说的每一条 concern (诸如选组,commute,数字之类)HR 都要很 aggressive 地怼回来,一副“怎么会有人在意薪水/别的 option”的样子。此时我已经不太想签他家了,一副进了门就是我家人的传销和拐卖妇女架势那真是真爱或者非常 desperate 才敢去吧。HM 进来又是一顿“怎么会有人想要考虑”的样子,我觉得我当时要是直接拒被扔下楼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第二天电话 follow-up 我拒他们之后客套了一句将来有机会再合作(我为什么要嘴贱),HM 怼道“There won’t be future opportunities since we’re only looking for consistent and honest candidate“。我一句 who TM fucking cares 挂在嘴边现在后悔当时没说。一个字都没签过一直说我还需考虑没给过任何 promise 被指控 inconsistent and dishonest 也是很委屈了。我面过小公司不多也有几家,知道小公司喜欢倾向大的面试者,但还从来没见过这么横的。建议大家不是非常 desparate 的话可以不要去浪费时间找气受了。

为什么我一篇裸辞文也能写成找工作经验…总之脸果 HR 互相撕逼期间还不约而同同时发来一个 benefit brochure pdf,我一看果家的 9 天 PTO 放在脸家 21 天旁边也是挺喜感的。所以我挺佩服把果家当目标的软件码农, 觉得情怀也挺足的(同上,褒义)。加上脸家离我家 off peak 15 分钟,平均 20 多分钟,最堵也就半小时的 commute 对跨半个湾区通勤了三年如饥似渴的我实在太有吸引力了,就从了。当然,对脸家种种吐槽是后话了。写着写着我又想起脸家的好了,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啊……

就这样,家里蹲了几个月的我又屁颠屁颠投入到新的社畜生活中了。关于我的裸辞经历总结如下:

  1. 简历上的 gap 至少我的面试经验(主要啊大公司)里 nobody cares,毕竟老美也动不动 gap,第一印象不会揣测你被裁,而且我的几个月也没很久。几个月大多数人全职刷题还是绰绰有余的。
  2. 身份方面如果是被动离职,甚至是主动裸辞的话,因为现在有经验码农毕竟还是卖方市场,至少随便凑合不论好坏找到下家的难度不是太大,如果原来公司实在呆不下去了,也不必过度担心。当然因为大多数人裸面就拿到 dream offer 的难度也比较高,没有逼到抑郁的话还是不建议随便作的。

如果您觉得本文对您有帮助,想支持我的博客创作,或者有特定的内容想要看到,或者干脆就想单独聊五毛钱,欢迎点击下面按钮成为我的金主:

Become a Patron!

墙内赞助通道:爱发电

Loading spinn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8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