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以永治 part 1:我跟月经战斗的二十年

月经,人类进化史上最大的败笔(我自封的),折磨浪费了很多壮年女性(因为是讨论月经相关话题,本文中的女性指 assigned sex at birth,后简称为女性)人生中 1/4 的时光,生产了无数塑料垃圾生化废料,在生育意愿越来越低今天用这么大的代价养着这么一个劳什子简直令人发指。

在与月经战斗了二十年后,今年我终于看到了乌云背后的幸福线,结束这种痛苦近在眼前。本文算是这场战斗的前半部分——我是谁,我(对月经的深恶痛绝)从哪来,要到哪去。年底做完手术大概会有个中篇,再过一年来个 long term review 的下篇。

因为是月经相关,本文将大量讨论与月经相关的一切,如果不想看到相关内容请及时退出。对有月经困扰的女性同胞而言希望能提供参考帮你走向月经 free 之路,也加入了一些解释性内容供关心身边女性同胞遭遇的其他性别认同同胞了解。

本文是 10 月 patreon 金主们票选出来的内容,平票之后由氪金 patreon 高级会员福利加权本篇胜出。11 月 patreon 选题投票现已开始,这几个话题我都挺想写的,欢迎大家投票决定:

  • 湾区 vs 西雅图——搬来西雅图一周年总结
  • 黑五和节日季购物清单推荐
  • House vs Apartment——一些居住形态讨论

月经是什么

首先一点科普source

  • 月经是女性的血液或黏膜定期从子宫内膜经阴道排出体外的现象,俗称姨妈、例假等。
  • 月经是女性身体为了做好怀孕准备,周期性地增厚子宫内膜储备胚胎发育所需养分,而怀孕未发生锁崩解形成的物质。
  • 月经周期平均在 28 天,每次出血会持续 2 – 7 天(我摘抄这里的时候才知道竟然有幸运观众月经只来两天吗??),通常在 12-15 岁间首次出现,在 45-55 岁“更年期”后结束。
  • 部分女性会在月经开始前到开始后一两天经历腹部疼痛,严重者会经历头晕、恶心等症状。

从这个定义中可以看出,月经唯一存在的意义是——为怀孕做准备。这也是我在前面把月经称之为人类进化史上最大的败笔的原因。其他哺乳动物只有在发情时才会经历经期(不然在自然界中一个月留着么一堆血暴露踪迹还能存活下来也蛮不容易的)。而人类,狩猎采集时期平均每个女性也才生 4~5 个孩子,农耕时期也就 6~7 个,20 世纪以来随着女性受教育程度和工作比例提高掉到 2 个孩子左右就更不用说了,竟然要花费二三十年的时间每个月都浪费大量营养和资源来为一点点的怀孕可能做准备。

为什么月经对我没有任何价值

熟悉我的朋友可能知道,我连看到别人家的(supposedly)可爱乖小孩都完全感受不到可爱,更不要说自己生了。当我的圈子还没这么反生育的时候,有些人听到我说不喜欢小孩可能无法理解。这部分观众你可以大体想象一个蜈蚣爱好者向别人安利蜈蚣有多么可爱。我能理解世界上是有一部分人 fascinated by 蜈蚣的,but not me. 真的,你们再怎么觉得可爱和值得我都是感受不到的……人各有志,grow up and deal with it ok?(这句话是对我妈说的)。

反生育的人里有一部分可能只是不想自己生(接受领养),或者是不排斥生但觉得自己当不了一个好母亲所以出于责任感不生,或者出于经济原因考虑不生。Not me。如果让我跟这个东西绑定,倒找我钱我都不生的,更何况这个东西还又伤身又劳心又花钱,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理由要生 & 养。我常说我的择偶标准唯一一条红线就是不能要小孩(自己随便在外面生,不要对我有任何道德和法律上跟这些小孩发生任何关系的期待),其它的从性格到长相到哪怕是性别都 negotiable。我常跟我妈说我同性恋跟我不生育是两个独立事件,但她似乎不能理解。

年轻时候还会被说”以后就想生了“,随着年龄增长,我”told you so“的资本底气也愈发足,所谓母性从来没有感受到一丝一毫,甚至 childrenphobia 可能愈演愈烈,以前在公众场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小孩我还能忍,现在也会尽量远离。

为什么我不能忍月经

如果只是用不到月经所带来的功能,毕竟永久消除它需要一定 effort,所以如果副作用不是特别大的话可能也就忍了。好巧不巧,我还不像部分幸运观众一样有量轻时间少的无痛月经。虽然痛经不怎么严重,但是我从小就是加量不加价款血崩用户,小时候在中国小城市棉条根本想都不用想的卫生巾年代基本量大的头两天无法正常 function,每天仿佛裹着两斤浸透了的纸尿裤,上课动也不能动(请用林忆莲声音脑补),即便如此有时候还会无法坚持完一节课而侧漏。晚上睡觉更是没办法,我妈会从单位拿回来一些给手术病人用的医用棉垫垫着,我直到现在家里还常备着一个“姨妈毯”(因为量大就算不考虑卫生问题只考虑量晚上也没法用棉条),因此从小也练就了睡觉可以一动不动一整晚的能力。

到美国用上棉条之后情况稍有缓解,最大容量棉条 + 卫生巾垫底好歹保证了我的运动能力有所保障不用如坐针毡,量大的时候可以正常活动。加上可能那几年刚好年轻力壮,没有严重痛经,周期也非常稳定地 35 天,因此暂时跟这个问题和谐相处了几年。

直到某次朋友从沙特过来带了一些中东蜜枣,我和另一个女生朋友吃了之后突然周期就开始紊乱了(现在看来大概是巧合)。没过多久我的周期稳定在了 28 天,这倒也还好。谁想这两年来量越来越大,本来 super 能坚持 45 分钟,现在逐渐变成了只能坚持半个多小时,基本头两天无法离开厕所,出行非常受影响。痛经也逐渐开始严重,虽然不至于痛到晕厥但基本也会有大半天什么都不想干。于是我又动力解决这个问题的念头。

我进行了哪些缓解月经负面影响的尝试

短效避孕药

首先自然是最简单最常见最方便的做法——短效避孕药。其原理是口服含有雌激素/孕激素的避孕药,让身体误以为已经怀孕,以达到避孕/停止/控制月经周期的效果。使用方法一般是每天口服,然后到了一定周期时间停药把月经放出来。适应好的人可以做到一直吃药三个月才来一次月经,而且因为自己控制吃药所以可以精确控制什么时候来,达到减少对出行计划影响的效果。

我吃了大概一年,尝试了两种激素含量不同牌子的药。起初有轻微的减轻月经效果,但该来的时候会照来,如果继续吃药就会一直 spotting,最后生成一个长达两周多的月经,有段时间感觉都快要闷出皮炎了。因为效果微乎其微甚至后果更差,我决定放弃这个手段进行下一个尝试。

IUD

本来我是冲着“我再也受不了这个劳什子了老娘要割以永治”的心态去找医生的,但出于“非必要不”(……)原则,医生问我要不要再尝试一些别的更不激进的手段,遂决定尝试一下 IUD。IUD 和皮埋(implant)一样,都是通过在体内植入持续释放激素的手段达到停止月经/避孕的效果,有效期几年,相比口服短效方便很多。皮埋一般是植在胳膊上,有外伤且可以摸到,IUD 则是通过阴道放入子宫。皮埋主要目的是避孕,停经效果只有部分人有,而 IUD 对更多用户有停经效果,而且最长的有效期长达 7 年。因此我果断选择了 IUD。

放 IUD 的过程有点像 PAP smear 但更疼,放置之前尊医嘱吃了四片 ibuprofen(以前最多吃过一片)到的时候甚至有点 high high 的,还是感受到了一些疼痛。而且因为外部 intrusion 跟子宫接触更多会引起 cramp 因此还会引起一些痛经的效果。放完之后医生提醒会有 3~6 个月的适应期,期间可能会月经周期紊乱和 spotting。

放了之后我头几次月经都跟吃了短效避孕药差不多,该来照来,量稍有减少(still 很多),而且不能像药一样说停就停于是经历了两个月的每次来两三周、周期仍然是 28 天的月经(也就是说有一半时间都在月经)。想着还在适应期就先忍忍。

第三次来月经的时候,奇迹发生了(……)。是时我正在 car camping,去厕所本来就卫生条件不好也很不方便,索性一直吃药硬抗量没有很大就没临时回家。在睡前最后一次去换 tampon 的时候,我突然有比平时掉血块更强烈的下蛋感(……),下出来之后一看,这个“血块”大得异常,且有一些金属细丝露出来。立刻反应过来,该不会是 IUD 滑出来了吧。因为是在 camping site 的公厕,我果断动都没动把它捞出来的想法,拍了几张几位恶心的照片留证以防医生要看(结果并没有)之后就放上 tampon 和两片夜用卫生巾 T 字型连起来贴(因为出门在外没带纸尿裤)回车里睡觉去了。

回家上网一查才知道 IUD 是有 0.05%~8%(这个范围也是有够大的)的几率掉出来的,约医生一问医生也说有可能。给我的 option 是可以回到吃短效、再尝试一次 IUD 或者是 refer 给 Gynecology 看看能不能割。听这个医生的意思我还以为我想割就能割,就欣然决定去看 Gyn.

Hysterectomy

一个多月后约上 Gyn。想着先看看不一定能给割,所以就直接随便找了 refer 的那家医院一个还接新病人的少数族裔女医生。了解了情况之后她直接给了我当头一棒:如果事出无因的话,我们是不给做 hysterectomy 的。apparently ”annoyed by period“ 不是一个“正当理由”。但是医生补充道如果血量较大、短效无效和 IUD 也排出来的话,可以去做个 ultrasound 查一下有没有什么其他问题。

因为我 2017 年回国的时候被我妈拉着去做了一次全面体检,包括 B 超(在肚子上涂油看,孕检常见),没有什么问题,所以这次我完全没抱希望觉得这事应该是做不成了,在脑海里开始盘算去泰国或者墨西哥 medical trip 的可行性,但本着来都来了的心态还是同意去做 ultrasound。ultrasound 倒是在同医院很快约到,是用一个探头从阴道进入子宫拍片,我所在那家医院用的探头很细且会涂润滑油,因此还没有 pap smear 疼,也不用吃止痛药,轻松做完回去等结果。

此外,医生还给我开了月经时候吃能减少血量的药(某种 acid,大家可以问问自己的 OB),对我而言大概是从 super 35 分钟满变成 45 分钟满的程度,但也聊胜于无先凑合吃着。医生也提了其他选项诸如子宫内膜消融术,但是 downside 很多以及我不想再折腾(后面也发现对我的 case 不适用)就没有过多了解。

过了几天收到医生 message:好消息,你有一个 2.7cm 的子宫肌瘤(fibroid)。等了几周 video appointment 医生说应该也是造成月经血量增多和 IUD 滑出来的原因,治疗方法包括手术摘除这个 fibroid,也可以 hysterectomy 切掉整个子宫防止未来发生病变。我立刻不假思索地说那肯定 hysterectomy。医生建议了 Laparoscopic hysterectomy,也就是从肚子上开几个小口切除的微创手术。在此之前要先做一个 biopsy 确保没有其它病变,虽然你这个年纪和身体状况极为不常见但是是常规操作。

回到家我都准备约 biopsy 了,猛然想到要做手术还是上网查一下 review 吧,结果发现这个医生只有 1.5 星评价。加上之前解释确实不清楚,约 appointment 也婆婆妈妈,立刻决定换个医生,虽然估计要多一次 appointment 手术时间可能推后,想着反正被折腾了二十年了不差这几个月。

在网上找了一个五星评价的女医生,又等了两个月等到 initial appointment(打电话约的时候 staff 一听我要约这位来了一顿爆夸)。五星医生就是五星医生,进来见我的时候竟然已经拿着小本子提前预习好了我放在系统里的 notes 已经对情况有所了解,还感谢了我提前在系统里 sync 好了所有病历说她第一次见病人这么做(之前系统好像确实有点问题我时隔几周试了几次才成功)。

这个医生跟我又过了一遍 option(切 fibroid 和切子宫)确认了我决定切子宫之后说,她做的所有病人都没有后悔的,她自己也做了,她因为当时人在波士顿是最好的专家,还专门跑来西雅图找她好朋友做的,做了出去吃饭庆祝的时候觉得 best decision ever(我立刻脑补了一些 Gray’s Ananomy 剧情)。并且建议了创口更小恢复更快的 Vaginal hysterectomy 而不是之前医生建议的 Laparoscopic,还说我又不是 70 岁根本没必要做 biopsy。我问医生所以我这个 fibroid 多大,医生说我们一般拿胎儿比较,你这个 6 周了吧。

我问医生所以应该休假多久,医生说 well 你知道嘛人和人不一样的,有的人担心丢工作所以 2 周就回去上班了,很多人休 4 周,有些人想说来都来了好好利用休 6 周也不过分。你想休多久我都可以给你写。我:6 weeks it is!!!!! 我内心:不愧是 5 星医生。

轻松愉快地讲完各种注意事项之后我和她特别友善的 staff 约好了时间(为了等女朋友来陪约到了 12 月,我本来对美国医疗系统 0 信心完全没想到能约到今年)。

本来甚至有点怕新的医生觉得我的情况不至于要切子宫所以爹我不给做,还做好了最坏打算就去约之前那个医生,结果没想到这么顺利就约好了。回家路上我简直像之前一段 burnout 的经历从公司 last day 离职回家一样高兴,回家就立刻发了这么一条嘟,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喜迎割以永治

医生那边方案定好之后,就跟 manager 开始打招呼我要休病假。不愧是我的 dream company,完全没有收到 manager 的任何 push back,打好招呼之后我就开始联系 HR 和 leave team 开始走流程。

令我惊喜的是本来我以为 leave 期间只有 67% 的 pay,没想到 leave team 的人跟我一过,原来我们公司会补齐州政府 cover 的部分是 100% pay。简直锦上添花。要来各种表格之后发给医生医生也很快填好了,现在坐等手术开始假期开始。

本来之前我对 hysterecotomy 的固有印象也是“毕竟是个手术,虽然看了她乡上邓布利多教授的经验帖,还是觉得割了有副作用比如加速衰老提前更年期“之类的,因此拖到三十多岁才开始考虑这个 option,并且心态是”为了解除这个烦恼这些副作用我能忍“。今年开始认真考虑这个可能性并且跟若干 nurse 和医生聊过之后才发现之前的被劝退很大程度上是“女人不生孩子不完整”的 gaslight,副作用比我想象中的小很多,相见恨晚。当然,我还没有经历这个手术不能完全确定,但推荐被月经困扰并且完全没有生孩子打算的女性可以至少去了解一下这个 option,而不是一听到就想当然的被劝退(就像当初我在给很多人安利 MAVNI 很多人一听是“参军“觉得很大 commitment 就不去了解,失去了机会才追悔莫及一样)。

剩下的就是安心等手术开始了,现在每每计划行程想道以后再也不用为了月经这个劳什子影响行程就笑得合不拢嘴。做完手术恢复的差不多了我会再来写这篇文章的 part 2,估计过一年之后再来个 long term review。


如果您觉得本文对您有帮助,想支持我的博客创作,或者有特定的内容想要看到,或者干脆就想单独聊五毛钱,欢迎点击下面按钮成为我的金主:

Become a Patron!

墙内赞助通道:爱发电

Loading spinner

3 thoughts on “割以永治 part 1:我跟月经战斗的二十年”

  1. 能理解不想生育女性的心情。毕竟自己不希望有自己后代是自己的自由。毕竟生育生养和交流也确实比较麻烦痛苦以及不适合所有人。
    后期人类繁衍的使命就让那些愿意多生育的DNA家族统治地球便好。无生育的家族就灭绝也无所谓。

  2. 不知道您用不用她乡。我之前也有和您一样类似的经历。不同的是,我没有子宫肌瘤什么病,就是突然在看避孕帖子的时候发现有月经太不便了,而且万一如果不小心和男人做爱还得避孕。(虽然我既不是异性恋也不想找人做爱,毕竟一个人挺好的,但是人总得防着点强奸之类的意外情况呢……)

    https://womenoverseas.com/t/topic/30020/3
    这是我当时的帖子,当时发现去月经的话,吃药更麻烦,皮埋不一定有用,只有割以永治。

    当时我是这么说的:

    [quote]

    找了半天发现激素法还需要记得吃药,麻烦,iud皮埋还得赌概率。

    读了半天孕期帖子发现我已经打消了未来恋爱生子的想法了。和天性有关,从小我更喜欢的是冒险和探索,而非重复性地做一件无意义的事。当然,生了孩子的女性肯定在经历漫长的孕育会提升孩子的意义,但是基本上帖子里每个意外怀孕的人都是开始焦虑怀疑痛苦恐惧流泪的状态。关键这些还只是开始。

    因为受到父母的影响以及对漫长的宇宙时空的憧憬,我可能早已潜意识里把生命列为无意义的事情,一种在四十亿时光中合适条件下诞生的偶然与巧合——尤其是我自己的生命,而它对我的无意义才演变出它对我的重要性:因为它对我无所求,而我因此才敢对它有所求。所以我不觉得我有那个勇气承担另一个人的生命和人格塑造,所以我也不相信我会遇到那种能够让我后悔我今天做这个决定的真爱。

    我个人(大概也是因为自我保护而故意塑造的)性格小事从来懒得放心上,在大事上不含糊。每天成就感和幸福源泉来源于自己的理论知识的积累和实践经验的习得(语曰,不断进步的智慧),次之乃是对赚大钱的渴望(独立生存本能所致),其它一切都很虚,包括寻找长期的亲密关系,我已经习惯孤独了。“要是我消失,不会有人发现。”听上去是多么悲哀的事情。可是,1我会尽力保护自己不消失,2如果我做不到只说明我只有这点能力罢了,3依靠别人的注视让自己不消失会有无谓的期待。而这是我所厌恶的事情,在经历我父母这种因亲密关系固步自封的伴侣后,我对这个世界的亲密关系居然还有所求,让他人书写自己无足轻重的存在意义。

    人早晚会死的,我不想用他人的价值观逼迫自己,只想顺从自己心里现在想要什么,尤其是未来想要什么然后通过刻苦训练与延迟满足来得到它。我试过,那一刻所有的痛苦焦虑折磨沮丧都在项目成功的那一刻得到了升华,那是我一生中最大幸福之一。我那时就知道这是我这一辈子真正追求和哪怕冒险也想要的东西。

    絮叨了那么多,我想说,这就是为什么最后我决定我还是做个这个子宫内膜消融术永久去月经:heavy_plus_sign:绝育结扎,一劳永逸吧。在此记录,供后来有同样想法的人参考。
    [\quote]

    我从没后悔过当年的决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5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