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份整理人人网相册——重新 index 我遗失的记忆碎片

花了一晚上把所有备份的人人照片日期整理好了,来写个手把手教程顺便纪念一下这个大工程。

整个大学几乎都在校内/人人兴盛过的,人人相册于我就像是整个大学时代的图像记忆,而换设备如吃饭的我平时我找照片全靠 Google photo 定位日期 + people/object search,所以大学的记忆就好像遗失了一样。

我曾经是个人人重度用户,访客 10 万+,相册上百个那种。因为数据太庞大,一直拖延着没备份。有好几次有空想要备份一下,却发现登陆不上去了,惊慌失措手慢无。最近我的一个移动硬盘又坏了,更引发了我对本地数据的恐慌。

还好,今天一下就登上人人了,在美国的访问速度也尚可,于是一鼓作气把照片全下载 + 整理日期 + 上传 Google photo,终于安心了。下面是傻瓜步骤:

Continue Reading

2020,难得一份充满 deliverables 的年终总结

以前看到诸如“哪些事情你三十岁以后才知道”话题以及部分男言之瘾患者“你将来就知道了”的倚老卖老,甚至有点迫不及待长到这个年纪来打他们的脸。真的长到这个年纪发现,嗨,跟过去也没什么不一样嘛,依然讨厌小孩,工作依然在一线而且组里技术向的也全都比我老,依然没有想 settle down。

不过,今年大概是因为情况特殊,算是个人开始瞎捣鼓 side project 的元年,很多拖了几年甚至十几年没做的事情今年都做了,也工作以来第一次明确了下一步生活上要尝试什么方向,还蛮有成就感的。

Continue Reading

互联网时代的平民文艺复兴——Patreon模式二三事

Become a Patron!

显然,Patreon 这个名字源自于 ”patron“——a person or organization that supports another1,支持(赞助)其他人或组织的人或组织。Patreon 则是一个为 content creator 提供 subscription service 工具的美国在线会员平台2

What is Patreon?

如果常看 YouTube,twitch 等游戏、音乐、绘画博主,或订阅独立博客的话,对这个平台大概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我第一次听说这个平台,是我喜欢的游戏测评博主 ACG 提到的,相较于他非常精良的测评质量而言,他的 YouTube 订阅数实在不算多(725K),远比不上动辄几 M 甚至几十 M 的直播主。但也因为算是 patreon 的 early adopter 和经常在视频里积极提到,他的接近 1500 位 patron 我估计能产生 $5000 以上的月收入,足以在世界上绝大多数地方过上舒适的生活和继续购买频道测评所需的游戏和游戏设备。

前阵子学像素画,在 Twitter 上关注了不少画手,也自然而然被推送了许多画手做的 YouTube 教程视频,patreon 被提及的频率也同样不低。比如 Procreate 博主 Art with Flow, 虽然 YouTube 只有 279K subscriber,但可能是画手所能提供的 exclusive 内容更多一些,却有超过 2500 个 patron 支持,考虑到 tier 定价我估计至少有 $10K 以上月收入。又比如吐槽博主 Angel Ganev,本身作品质量不论,tier 定价较高 865 个 patreon 我估计至少产生 $6000 的月收入,对于住在罗马尼亚的他可以过得非常豪华了(平均月收入 $800,based paid job is IT and $1500/month)3

当然,白嫖如我对他的公开内容感到满意,就根本没有去深入了解过他们的页面或者 patreon 本身。真正让我对这个模式开始感兴趣的是 12 月正好在读的一本经典艺术史——《艺术的故事》中讲到古代的艺术家的生活方式,很大一部分收入来源是“赞助人”——没错就是 Patron。比如,可以算是一己之力 fund 了文艺复兴的美第奇家族,就可以算是米开朗基罗的 Patron(or of course any other artists‘ in Florence at that era).

这段历史瞬间把我心目中的“赛博乞讨” patreon 升华到了“互联网时代的平民文艺复兴”。它,借助互联网的 accessibility,达成了两项纵贯人类两万年艺术史都没有达到的伟大成就

  • 你不用像米开朗基罗一样出类拔萃才值得被“赞助”——只要观众喜欢,你几乎可以做任何形式,或高雅或通俗的内容产出:画画、音乐、视频、podcast、播客、成人小说/漫画、这一切的教程等等。我以前嘲讽过酸别人“也没两把刷子就出来写经验”了的人——赚了 5000 块也可以写第一桶金经验教身无分文的人如何讨生活,不是所有人都需要且只需要“如何赚到两个亿”的。
  • 你不用像美第奇一样有权有势才能“赞助别人”——只要你兜里有钱,你几乎可以赞助任何开放了这个渠道给你赞助的 content creator。
Continue Reading

2020 个人 side project 总结

本篇为 patreon 12 月的博客选题约稿。参与以后每个月的博客命题、投票请参见 patreon:

Become a Patron!

本来这个选项根本是被我写出来凑数的,因为其实也没什么传统意义上值得一说的大项目(especially coding invovled)。混吃等死懒如我下了班从来都是直接躺平,工作六年来也从未有过 side project。

今年情况特殊,外加二月底我玩滑板就扭到了腿,于是比整个美国早半个月进入了居家办公(work from home,后简称 WFH)状态,刚好时间空间上都有了更多自己捣鼓东西的机会,外加疫情期间墙内平台言论审查愈演愈烈忍无可忍逼人迁移,也多了不少自建平台的动机。所以三三两两一凑合,今年就相对以前躺平而言的我井喷式地搞出了几个称得上 side project,或者更广义地来说,工作生存之外生活中兴趣爱好的大部头。Still, only slightly coding related,所以想看技术向 side project 的朋友们可以现在点叉了。

Continue Reading

豆瓣难民背井离乡,我为 14 位友邻画了像素头像

一切缘起于 2020 年 10 月.

(2020 年 10 月 14 日左右)
1. 豆瓣整改 hashtag 功能,所有 # 发出来自动替换成 * ,友邻 A 发广播说了这个事情
2. 有友邻调侃井号跳槽了,友邻 A 开广播让大家缅怀过去的 tag。友邻 A 是重度 hashtag 使用者,之前有“猜谜学”“最安全”“豆友找工互助”等 tag。其中猜谜学是给大家解释注入为什么“reply”(ply 包夫人缩写)“偏远贫困“(远贫跟包子他哥谐音)“洗完衣服,今早”(洗…今)这种正常内容会被锁的。已经早就炸过了。
3. 友邻 A 被永久封号,大家群情激愤骂豆瓣。
4. 豆瓣官方账号豆嬷嬷发语焉不详的通告并说“豆瓣前行的路上,需要每一位豆友支持“。友邻 B 小号转发”豆瓣倒退的路上,需要每一位豆友反对“。
5. 友邻 B 大号发布其小号被永久封号,群情激愤 + 要告豆瓣。
6. 部分用户(包括我)终于受够了,开始转发大家安利长毛象等替代平台。
因此有了 #背井离乡 这个 tag——一场 # (井号)引发的血案。另外之前离岸爱国粉红“背(一声)井离乡”也是一个梗。

这个是老号了,我事先经过别人安利去了 m.cmx.im,即长毛象中文站,aka 草莓县。但后来被人指出大规模在墙内号召人过来会对站点造成安全隐患(以前已经炸过一次站了)有慷他人之慨之嫌,且总有人指出要“心疼战长钱包”所以少发图,倍感拘束背离了最初背井离乡寻找更自由的互联网空间的初衷,于是自己建了实例,这是后话了。

背景 aside,我在迁移之前还非常慷他人之慨地为了号召豆瓣友邻迁移,而 promise 了跟着我迁移并且给我参考图的,可以得到一个 32px 的像素头像。这个 offer 当然迁移之后也有效,不管友邻们是留在了草莓县还是去了我的新实例豆豉

最后,总计有三十多位友邻有效报名。十月之后我又搞了很多 side project(如博客、Patreon 等),发现工作量超标,于是开始给自己找借口减少工作量。11月底查看的时候半数的人跟风注册了之后也没有再活跃了(其实过半这个活跃比例已经蛮震惊我了),于是缩减为只给当初要了的、还在活跃的象友画。又画了几组之后发现由于水平所限和大家偏好不同,真的会使用象友也只是个别,于是又给自己找了个借口变成还想要的主动来找我 confirm。

于是在进入了圣诞假期的今天,终于一鼓作气把 confirm 了象友们的头像也画完了。

因为大家提供的参考图画风不同(有本身就是二次元的、涂鸦式的,也有照片类型的)和自身水平有限,画出来的成品效果也是参差不齐。不过好歹还是兑现了承诺了的。

之后,就可以毫无心理负担地继续开始其他像素画的项目了!(说的好像我有多勤快似的……


如果喜欢本文的话,欢迎在 Patreon 给我打赏顺便解锁一下小 perks(不喜欢月费的话页面最下方可以 make custom pledge 输入自定义金额 (ง •̀_•́)ง)。Patreon 里提供诸如 1:1 聊天和博客选题投票等金主特权,如果想多聊几毛钱欢迎来成为金主:Become a Pat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