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world, it’s me, again.

要自建个博客这个事儿,我从 2014 年说到了现在,域名服务器买都买了,拖延症白费了一年,服务器和域名都欠费了,就不了了之。后来嘛,说好听点是在成年人的生活里颠沛流离乱世浮生,说难听点就是拖延症执行力差,于是一直拖到现在。

起点

本来也是互联网 2.0 early adopter,blogcn 正火热的时候,我就开始写博客了,也算是从初中就开始踏上了“内容输出”这条路。当然,当年完全没想过输出的目的是什么,甚至连“交朋友”都不是——初中的小屁孩知道什么呀。

结果好巧不巧,当年居然真误打误撞认识了一波也在建博客的朋友,也居然都恰好是同龄,更奇妙的是十几年过去了,blogcn、blogbus 早倒闭了,我居然还跟其中三位有联系,更神奇的是其中两位居然还都兜兜转转路过了湾区——我现在的居住地——十几年中在中国都没见过面,倒是来湾区面了基。同年代朝夕相处的现实中的初中同学十几年后都没了联系,网上几位只是因为少女情怀的相同或者仰慕对方 CSS 写得好的素未谋面的网友,却在大洋彼岸见了面,不得不说互联网 2.0 时代的浪漫算是印刻在我这一代网民的骨子里了。

记得大一学校还不让新生带电脑,那时候我可是要每周六八点跑去图书馆占机位要写周记博客的。现在哪有这功夫啊,没有计划的话不睡到晚上才起床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辗转

后来的事大家也知道了,web 3.0 的 SNS 大军风卷残云般地消灭了中国几乎所有的博客服务。blogcn 还在苟延残喘的时候我也导出寻找了一下替代平台,新浪博客网易博客什么的,但跟当年清爽的 WordPress based blog hosting service 而言,这些中国特色的花里胡哨平台就好像开了十级美颜滤镜还强制不给关闭的相机似的,在从来没欣赏过这种审美的我眼中画蛇添足实在别扭,虽然也导入了一些小作文,后来就不了了之了。跟 QQ 聊天记录一样,博客这种当年以为必须要记一辈子的东西,还不到十年后一看都羞耻地恨不得钻地缝里,这都什么玩意儿,倒闭就倒闭吧,备份也不知道去哪了。

后来的裹脚布长文输出欲,就一直在校内(人人)、知乎和豆瓣上辗转了。离开人人似乎是自然而然的事情,知乎则是 2019 年初实在受不了愈演愈烈的直男癌压倒性胜利而头也不回地退了,跑去豆瓣这个从 2007 年初就在用,但一直在玩单机版书影音的地方开始喷发无处安放的表达欲。可能是精神也跟豆瓣友邻们比较契合,我从个位数的关注者到 10K 的关注者,知乎用了三年,豆瓣这个去中心不鼓励传播的平台则只用了一年。对于数据整理癖的我而言, 有一个地方能乘放精神世界的输入(书影音游)和输出(广播、日志、相册)是再好不过的了。

出逃

好景不长,墙内步步紧逼的审核和豆瓣变本加厉的为虎作伥没让这种甜蜜期持续多久。2019 年 10 月豆瓣广播关闭整风运动,我就迁徙到了 telegram channel。当然,telegram channel 本身更像是“广播”的一对多性质,即便有 telegra.ph,因为弱整理和互动我也认为不是一个合适的长文发布平台。豆瓣广播整风运动结束之后就回到豆瓣。

2020 年初,豆瓣开始近乎疯狂的“猜谜学”,即大家想法的正常内容被近乎白名单的黑名单制度拦截——只要 even remotely 有关键词,广播日志就会被锁。牵强到什么程度呢,豆瓣你发“reply”(ply 犯彭丽媛讳)、“学习”(习字犯讳)、“偏远贫困山区”(远贫谐音犯远平讳)、“放到洗碗机里清洗,今天早上…”(隔起来的谐音“洗……今”犯讳)是发不出的。

时间来到 2020 年秋天,豆瓣刚丧心病狂地整风完立命之本的读书功能(全站禁写书评一个月)之后,又把 hashtag 功能停了,所有 # 发出来都会自动替换成 *,tag 入口自然也没了。猜谜学 tag 创始人,但同时也有很多实用型 tag 如豆瓣友邻找工作互助等的友邻,调侃了几句之后一觉醒来被永久封号。群情激愤之后一天另一位大 V 的小号因为调侃官方声明“豆瓣的退步,需要每一位友邻反对”也被炸号。除了我最讨厌的讳莫如深党坚持为豆瓣洗地说是工信部定点爆破之外,大批对这豆瓣这种对用户数据毫无尊重肆意践踏行为忍无可忍的用户出走 Mastodon,我也是其中一个。

Mastodon 是诸多支持 ActivityPub 标准的“Fediverse”联邦宇宙中的一个开源应用,简而言之是把社交网络去中心化地交还到用户自己手中。任何人都可以通过自行搭建服务器和简单步骤安装 Mastodon 来 host 一个自己的实例(instance),而不同实例的用户也可以与其他实例的用户像在一个社交网络上一样交流,甚至迁移到其他实例上。被这种有点乌托邦情怀的精神感动,我迅速把日常碎碎念的大本营搬到了长毛象(Mastodon 的中文昵称)上。

落脚,或是……新的开始

起初我在长毛象中文实例草莓县(cmx)落脚,但随着大批豆瓣难民的涌入有部分原住民表示了担忧,本就是为了更自由的环境而来的我寄人篱下看人眼色慷他人之慨起来也确实不是很放得开手脚,于是在整体乐于帮助新人有不少教程的开源氛围下和对个别一副“看你逼逼半天那你倒是走啊”原住民的愤恨之下双重动力,迅速另起炉灶开了自己的实例“豆豉”(本意是豆瓣整风立命之本的读书功能一个月结束时有人提到的“勿忘豆耻”)。一瞬间停不住地给自己脸上贴金有了“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自我感觉良好。

但是长毛象本身也不是一个适合进行内容输出的地方。虽然通过自己修改实例可以去掉本来的 500 字嘟文(toot)限制,但发布后不能修改、缺乏排版支持的本质还是更贴近于 micro blog 而非 blog。

其实建实例的时候就体会到了一把小时候 customize 博客时的久违的解决问题创造内容的乐趣,这种乐趣被长大以后多年来功利地学习、刷题和上班所淹没了,以至于自己都忘了自己讨厌的不是看文档、debug,而只是不爱做的工作本身。真的自己搞起 side project 或是兴趣项目起来(比如写测评、像素画等等)什么时候缺过热情了?

那既然域名和服务器买都买了,从十数年前就开始颠沛流离的长文发布自留地,也终于可以落脚了。在请了几天假给自己“清修”的周末,开启一个新的“水滴”(我用的云服务供应商的虚拟服务器名称),装上 WordPress,在 customize 界面看着久违的十几年没怎么变过的界面捣鼓了一通,然后写下这片算是个人十几年互联网辗转的一个复盘。


如果您觉得本文对您有帮助,想支持我的博客创作,或者有特定的内容想要看到,或者干脆就想单独聊五毛钱,欢迎点击下面按钮成为我的金主:

Become a Patron!

话说,好久不见,觉得 WordPress 好用了许多,不知道是它成长了还是我成长了。或者我们都是吧。

Loading spinner

14 thoughts on “Hello world, it’s me, again.”

  1. 可能有些人的人格魅力就是大到我豆瓣、Telegram、Mastodon、Blog全关注上而且每天看一看乐一乐呢

  2. 板凳!!

    早呀钠姐!“博客这种当年以为必须要记一辈子的东西,还不到十年后一看都羞耻地恨不得钻地缝里。” 我可太同意这句话了!

    差不多十年前吧,我大学那会儿也是贼能写博客,QQ空间有时候太多人看,就去Mtime时光网写了一段时间,后来在一个爱部落的日记网站写了一段时间。正好就是这个月,把以前的博客都翻出来看了看。好开心!发现自己没有以前那么矫情了哈哈哈!

  3. 我是N年之前,在你还在什么 blogcn 之类的地方的时候就建起了self-host blog,然而现在终于几乎不更新但年年续费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20 − ninete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