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所有好朋友好像都 grow apart 了

我的所有好朋友好像都 grow apart 了。

青梅竹马懂事了就疏远了后来还变了直男癌,最后一次交集一个是在 Facebook 上用 God 来教训我的 pride photo 被我怼回去之后拉黑了,一个是我妈在我出柜前用“这下尘埃落定了你没机会了,但是你看看人家“的语气说他回去办婚礼。

小学拜把子三姐妹到了高年级就毫无共同语言了,我甚至不知道她们现在是否还住在当年那同一栋楼;

小学到高中一直学啥都一起我妈心中我的假想敌大学分开就没联系了;

高中 BFF 喜欢数学说好了我俩一个上财一个同济,结果我估分 imposter syndrome 大发作估分太低没敢报去了天津学网管,她为了家人留西安学牙医,说要来美国 J1 结果博都快读完了也没来;

本科上天入地的基友团一个来了美国又回去了,一个申了半天学校又回家人安排的体制内工作当年反云力小能手现在苗根正红,两个远离北方家乡漂漂在深港,一起剃圆寸的回了家乡内娃都抱上好几年了,我跟大家也越来越聊不来了;

室友本来要同去美国的一个半路放弃回去嫁了我基友,一个去了某港又回了北方家附近,一个最北的妹子先从中国最北漂到了南半球又漂到了中国最南端,一个回了家乡偶尔在群里听到她的零散消息和倾诉也不知道到底过得好不好。

硕士深夜压过松鼠山马路图书馆做项目过通宵 beer pong 喝威士忌吐到家里垃圾袋都不够了,来湾区有一半原因是因为他们在。而现在 BFF 三人组也都各自不同工作兴趣成家毫无交集了;

现在的 BFF 圈子却是有过一个月拼租期的室友和上学和刚来湾区帮我指路良多的妹子前男友(当然也是我同学啦),虽然说是 BFF,也就是相忘于江湖的有一搭没一搭在群里讲两句,有需要了随时去他们家拎包入住,shelter in place 期间了大家跑去非法聚众各抱着半个西瓜一起啃瓜子吃外卖而已。这波朋友风雨飘摇等他们有人回国了或者我离开湾区了估计也就走到头了吧。

人生的本质果然是孤独的旅程啊。(Not saying it’s bad)

(看到良师傅广播有感而发转发写不下了)


如果您觉得本文对您有帮助,想支持我的博客创作,或者有特定的内容想要看到,或者干脆就想单独聊五毛钱,欢迎点击下面按钮成为我的金主:

Become a Patron!

Loading spinn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4 − tw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