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xt:我又双叒叕裸辞了,又名 Why I quit 你脸【下】

上篇尝试较为普适地讨论 FB 作为一个工作选择的优缺点(当然肯定难免主观),下篇就纯粹是个人在过去的四个月里怎样完全改变了心态、做出决定以及重新出发了。

我在一亩三分地和知乎都有号,之前有人盗帖已经被 Warald 亲自打脸抄送我然后把盗文者删贴扣分了,所以请某些人洁身自好,沦为跟营销号一样没节操。人都在美国了就别玩天朝贴吧那套了。

另外大量中英夹杂预警,不爽请提前退出不用留言告诉我了(Honestly why are you still reading my post)。

上篇: Personal experience at Facebook, 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ugly

2. 个人辞职原因和过程

2.1 Worst manager I’ve ever had.

因为这个非常看运气,所以没有放在前一个章节作为 FB 的通用缺点,但是确实也是我不良体验的一部分。在我不长不短的职业生涯里因为 reorg,换组,项目变动等前后经历过五六个 manager,我在 FB 第一个 manager 绝对是 worst of them all,也大概是 FB 给我造成不良第一印象并最终导致我没有把这里当成长期职业发展之地的主要原因。

这条画饼广播只是该 manager 不靠谱的冰山一角。TLDR:先不过脑子言之确凿地画一个饼,你烙完那个饼临时甩你一个他没蒸完的馍,你做完馍,发工资的时候说饼不够大没得发,馍主要是他做的不能给你工资,但是今年烙个更小的饼和馍肯定给把工资补齐。我:去年说好的饼不够大,今年做个小的就给发工资了?manager:抱歉 I lied 我当初根本没准备给你发工资,就是为了让你把馍蒸了才说有工资的,今年工资也还没申请呢,你先做了……

我听到这就二话不说的放弃沉没成本赶紧换组了,有多远跑多远。—— 后来其他没走的组员被 fuck up 得更惨,浪费了整整一年时间。

很久之后我又听说了该 manager 让我更万万没想到的地方: 该 manager 跟我组干活最努力 impact 最大的组员说,他 impact 不够大(WTF,贵组去年 90% 的 metrics 都是人家 drive 的),都是他(manager)争取来才勉强没给 meet most (meet all expectation 下面一个 rating,基本上连拿两三次就进 PIP 了),要是再不更加努力干活儿下个 half 就要给 meet most 了。

MFW

再后来可靠线报发现该 manager 在四个衡量标准都是高 rating 的情况下给另一人 overall 打了 meet all。么坑手下要是小公司管理层要给节省开支还能理解,作为一个钱不是自己出,手下 grow 越多自己越成功的大公司 manager 这么搞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全组人都看不懂这个操作。

再后来听前组员说该 manager 画的饼一个都没实现,整个组大半年屁事没干各种被 block,还在用我当年烙的那个饼苟延残喘。幸亏我跑得早(那半年组里走了六个人,我是第二个。最后坑爹 manager 自己也换组 + 转回 IC 了)。

2.2 下半年因为各种原因引起的抑郁 & feel trapped

个人工作内容本身在八月风风火火的项目 plan 阶段和 PSC 发布全公司划水了几周之后进入了瓶颈期,一是手头项目提不起兴趣,二是之前已完结的项目有一些新的锅出现,三是不紧急但务必在本年度完成的项目拖拖拉拉迟迟不想开始,结果就是新仇旧恨一并袭来,虽然 workload 不重但是轻微 burnout,重度厌班。

因为厌班,从进 FB 第一年就盘绕在心头的想跳槽念头就又浮现了出来。关注我的友邻都知道,我一向对 FB 印象不佳,但是跳槽一直停留在键盘侠阶段,一直被被懒得刷题再凑合一下好了、马上 Fremont office 要扩张了转过去就有完美通勤了、虽然没有湾区情节也没有职业野心但是好歹混到心目中的 terminal level/package 再出去浪等因素所无限期搁置。有了念头就开始频繁上 blind/一亩三分地,被”只能比包比爬梯速度“的 toxic 氛围影响更重,觉得自己除了头三年在亚麻进展顺利之外来了 FB 之后巨大 setback 浪费生命丧失动力恶性循环,加上提不起兴致刷题,feel trapped。

员工跳楼事件发生在九月中旬。一开始觉得对自己影响不大只是为其惋惜,后来随着事件发酵和个人情绪变化,也读了一些 blind 帖子和跟同僚交流,越来越觉得对普通人,至少是对我来说再重要的工作也没有自己的幸福快乐重要,而现在 feel trapped 的环境成了我堆积不如意的垃圾桶。

十月正值我爸妈来我家,跟他们尤其是我妈思想和生活的矛盾,以及被限制的自由和被挤压的个人空间让我 feel even more trapped。虽然是美其名曰来给我做饭,实际上不开车没法买菜,他们太抠门带出去买菜也不买够(当然是我付钱),而且只有两样拿手食物其他跟我家属平时做的没法比,某一天我看到晚饭是凉拌黄瓜+凉拌洋葱+稀饭的时候真是欲哭无泪。给买东西都拒绝回来又拿我们买给自己的东西。跟家属、我妈三方会谈再次证明我妈毫无逻辑自己兜圈子且唯我独尊无法交流后,我妈更是趁我不在经常精神上 bully 家属,最终导致我们精神上、经济上、生活质量上都大幅下降,且平时调节情绪的方法(如睡觉、打游戏、看电影、写东西等)都没有空间和时间来实施。

因为各个方面有感觉无处可逃的压力我陷入了前所未有的 depression。说是前所未有因为我的自我调节能力还算不错,之前再不开心睡几天哭几次就把一切忘到脑后了,而这次没有调节空间情绪约积越糟。

当时的心态完全就是非常想打破现有生活状态,想一个人去四季分明但长冬天寒地冻人烟稀少开一小段车才到一个小镇上班的地方住一年,下班天已黑但为时尚早,靠上学时候擅长的炒个菜拌一周的面和亚米方便垃圾食品过活,每天定时看电影游戏看书睡觉,周末去小镇破图书馆泡半天,再开车拍拍百无聊赖的荒草地,晚上提着一袋水果和菜回家。再去特别繁华人间烟火的城市一年,或许新加坡或许东京或许曼谷或许上海,住离上班步行十分钟的公寓,下班独自坐在喜爱的小店吃过饭,不紧不慢穿过霓虹灯光回家,过一样的生活。觉得打怪升级拿包抱团的人生格外没劲。

2.3 触底反弹

在群里友邻推荐了《Feeling Good》,至今这本书我只读了不到 1/10,但是帮助最大的部分是自查了精神健康状况发现自己 moderate depression(虽然名字听起来无害但下一个等级就是立刻要就医的 severe depression 了),开始正视问题,意识到很多问题 is just in my mind。于是火速约了公司 therapist。

在这期间因为跟家属冷战所以多了些独处时间,自我调节过程中意识到之前阻止我辞职的想法都是自我禁锢。以前一直很钦佩有勇气从大厂降薪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或者搬去别的地方改变 life style 的人,觉得”降薪“这件事情怀很足。这次波动突然意识到其实 TC/package 这种东西,你不生孩子,不在宇宙中心买房的话,除了你自己和 blind/一亩三分地/知乎/你爸妈那帮比包攀比狂魔之外,who TM care…以前总觉得“降薪”去干嘛需要很大情怀,现在发现不是啊,也可能是大厂真的呆着太无聊了。不执着要去 TC 高的大厂不用刷题的话随时向走就走,看开了这点之后就觉得多了好多 options。

引用友邻的回复:比较好的起点不应该是让人的路越走越窄。我,一个学业职业上几乎没走弯路直线走向最优解,骨灰铁丁克,刚好还暂时碰运气落在能在几乎任何地方工作的行业的人,人生选择的自由度太大了,以前的 feel trapped 全是自己给自己打造的牢笼。In another word, I failed in this system. But why should I care?

Therapist 第一次见面作用最大,我自己花了几天闷头想才找出来的出路在 45 分钟的 session 里通过我的简短描述居然就被他精准定位了问题。肯定了问题初步表达了辞职能带来的解脱得到 therapist 认同也增加了我很多信心。

此时家属很适时地来跟我和解,交换了以上想法然后一起 figure out solution,比如房子租出去不被 commute 禁锢,买个 truck camper 去国家公园她当 ranger 我 remote 写代码或者搞搞 side project 弄个小游戏啥的,住腻了就换下一个地方。而且经济和职业上想想,以我现在的状况只要码农业不垮我们其实没有本质上的 financial risk,缺钱了随时还是回大厂当社畜,码农业垮的话 all in 湾区反而更大风险。抛开了自己设的限制条件整个人海阔天空,甚至有点 bipolar 似的对未来激动了起来。我跟 Therapist 分享了这个进展,虽然不知道是不是鼓励性塞糖,但他一个劲夸我们解决问题方式成熟。

决定辞职也不只盯着一定要刷题的大厂之后顿时觉得海阔天空,刷了几十道 leetcode easy 之后就约了一些面试也都轻松拿到 onsite,window shopping 公司的时候又有了对生活新选项久违的激动,探了探市场行情发现能去的地方都不错之后就不假思索地拿完一期股票 vest 趁着 thanks giving 辞职了。manager 和 skip 也都表示理解(之前有多多少少通过气,跟之前那个我一说转组就暗地里使绊子的坑爹 manager 真是天壤之别),还说过几个月改变主意的话随时回来

last day 交完手机电脑 badge 出门开车回家路上听的歌都不是歌,是 BGM。

3. What’s next

3.1 面试准备

开始面试那阵因为心里没底所以完全 overbooked 了面试,比上班还忙,经常同时跟 N 个公司约时间、面试,代码比上班过去半年写的还多。反正上班已经是划水状态了,倒是没有太大冲突。从开始约面试到签 offer,calendar 基本是这个状态持续了两个月。

这次用 notion 做了个 tracking board 来记录各公司的状态(engineering – road map 那个 template 改的),从初选公司到 track 面试进度到 offer collection 动态追踪,效果不错供大家参考。

每个卡片打开的 detail view,用 priority 来 track 阶段(刚勾搭上的时候就是下一步 action 要多快做,开始面试了之后低中高就是 HR call – phone screen – onsite 等等),comment track 具体事件时间点,due date track 下一步时间+notification.

总共不同阶段面了 24 家公司,其中大部分是 SF 的 startup,小到几十人大到上千人 pre-ipo 的都有。大公司只面了 Amazon 和 Netflix。下面只捡一些比较有趣的说:

3.2 Interviews & offers

Amazon 我是一直不排除回去试试的,但心理定位只接受 L6,毕竟时隔将近两年再同 level 回去除了涨几万块工资外职业上意义不大。同时 fairly confident 拿 L5 offer,万不得已可以拿来 compete/保底。结果看了看职位,在湾区一众并不 fit 的 Alexa 和 lab126 L6 opening 里看到一个 job description 像我简历一样非常 fit 的职位,再一看组名字严重怀疑是以前在的组,找前同事内部系统一看 HM 果然是以前的 skip manager,一时意难平(I’m pretty sure it’s 回忆滤镜),深夜给 ex-manager 写了封声情并茂的搭讪信,追忆了一下年华,自己都快被感动了,可能是我写的最好的 cover letter(毕竟这个玩意码农找工作不怎么用得到)。大纲如下:

嘿,好久不见,最近过得怎么样。
最近看到你的消息,又想起了你。
看到你的理想对象还是我。
曾经分别的理由现在都已没了踪迹。(说人话:commute 和 compensation 都能解决了)
So call me maybe?

当然因为是升级面试 manager 也一点情面没给,还是走的全套面试流程。这应该也是唯一一家面试体验普普通通但比较想去的了。可惜 onsite 面砸了一轮 coding,最后只给了 L5。钱比我现在也就涨了不到 20%,虽然现金而言还是比小公司高不少但 defeat 我最初想要换个生活方式的 purpose,遂早早拒了。


Netflix 纯粹是冲着钱(现金)多去的,之前去了的朋友说体验也没传说中那么差,于是推了一个很 match 的组。他家据说各组面试体验完全不同,我面的这个题不难,但是先一轮 HM 考察 culture deck 背的熟不熟,然后才有电面。onsite 七轮,且前四轮面得差中午直接走人不用面下午。吃完午饭看到下一个面试官进来松了一口气,因为 refer 我的朋友说没见过面了全部七轮还没拿到 offer 的。下午基本上是各种 manager 问 behavior question,感觉面试官问题都准备的不是很充分全程尬聊。

整体面试体验一般,但是 HM 感觉很 push。他随口问到如果给了 offer 我要什么时候来上班,我说二月吧,他大惊,问为什么要二月不是还有两个月吗?我心想那需要 H1b transfer 的人你还不是要等,凭啥我能快入职倒非要我尽快入职了。我说要 vacation 啊,你们有紧急项目急着要人吗?HM 说那倒没有,就是露出一脸不理解为什么有人会想要 vacation 不立刻来上班。最后我俩各自假装入职时间好商量,不欢而散。

因为感恩节前前后后拖了一周才给结果,还不是同个 recruiter 而是其 manager,曰选了别人了,但是面试满意,建议面别的组。再联系之前 recruiter 突然变得比较冷淡,之前说有 opening 的组都没有了。refer 我的朋友说可能是内部 transfer 更快把坑占了,不然也不会拖那么久。我倒是觉得像找借口默拒,加之我对 HM 的恶劣印象于是懒得跟他们继续墨迹了。


著名养老公司 salesforce 我本来完全没考虑,朋友的朋友最近去了其旗下子产品 Quip 说钱多,别的朋友也说钱多活少 work life balance 好,加之之前在 FB 用 quip 印象不错于是就去试试,结果 work life balance 好名不虚传,说了有其他家 pending offer 和 onsite 让加快面试流程,还是 11 月中旬就跟我说只能排 12 月之后的电面。别家都面完了让尽快 onsite,我给了几个时间点他们直接选了我给的一周之后最晚的一天。到最后我决定去别家了就直接把 onsite cancel 了。move 如此 slow 也是真的 WLB 好的体现之一吧。


这次因为是冲着工作体验去的,所以基本没有面根本不想去的公司,里面最不想去的大概是主动来联系我的某 pre-ipo 东亚电商。电面流程挺拖沓,也是来来回回好几次横贯一个半月才 onsite,加之对东亚公司文化整体存疑就兴趣不是特别高。拖到晚期给 verbal offer 的时候得知我已经有 compete offer 了倒是非常快一口气很干脆的给了我这次见到最大的包(虽然是纸钱但是 cash 部分也在顶端),而且直接 Email 形式,不拖泥带水,且把 option value 解释地非常清楚。可惜我意已决就很快拒了,倒是不经意实现了这次不为五斗米折腰的初衷。


早期拿的 offer 留了两家中小型(二百多人)startup 还征求过大家意见,给的非常早,但直到最后我也没有明确取舍。Recruiting 那家产品不错,面试见到的人也觉得十分靠谱,也一开始就给了 fair offer。最后拒他家的原因是我实在拖太久了他们 recruiting 坐不住了催了我,我本来在四家里选其中比较想去面的超棒的一家还没出结果(下文中的 C),最后纠结了半天就把有死线的这家忍痛割爱了。


最后 narrow down 到三家,TLDR:

A:工作体验好(refer 的人+blind 前员工评论 + glassdoor review)、人实在(面完 head of HR 直接把我叫过去说我知道我们穷,但是千万不要 low ball 自己,想要什么数字尽管说出来我们去争取,一下跟疯狂 low ball 的大公司形成鲜明对比感动涕零)、产品比较感兴趣、支持真 remote work、整体环境和员工比较 chill、钱较少、公司规模小风险较大。

B:钱多(光现金顶我现在 TC)、产品 making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面试体验一般、短期前景不明、组的内容无趣。

C:面试体验超棒、manager 组员看起来人很好、组的内容还算有趣、但是公司产品有点 evil、pre-IPO 风险较小。

经历了三天的纠结,几乎每小时内心倾向都在变。最后决定还是回归不为五斗米折腰的初心(honestly 如果想要钱的话留在 FB 或者其他大公司就好了),要改变就改地彻底一些,决定 go with A。最后拍 板前再不要脸地多要一次钱,没经验的 recruiter handle 不了(其实一开始就是一问三不知要跟 boss 请示)把我甩给 VP,跟 VP 聊了一下涨了一点点钱,当即签了。

即便这是我拿的 offer 里钱最少的一家。

3.3 What’s next

以往参加聚会大家互相更新动态,去的都是大公司所以往往一两句话结束话题。这次我至少跟不同人重复了五遍”我去了一个做 XXX 的小公司“”虽然……但是……因为……“”对要回 SF 上班了“。

倒是最近房租随着房价水涨船高,把家里房子租出去变得更划算了。之前兴致勃勃地计划住进 truck camper,倒了要具体考虑实施的阶段还是非常怯场。应该还会先通勤几个月看看情况,不行就多 remote.

无论之前多纠结,决定一旦做出,整个人都未来可期了。定了二月初的 start date,剩下的这一个月就决定在家里好吃懒做打游戏躺尸。

总算在年底上赶着完成了要换工作的年度目标,还意料之外潇洒了一回脱离了键盘洒脱,跟毫无进展的过去几年相比也算是收获颇丰,迈出了人生新的一步。以往听别人说”做了某某情怀选择过了一阵子连滚带爬被现实打败回来“的故事我听起来从来都不觉得是浪费时间,而是觉得没什么 consequences 地过了更宽的人生很羡慕,现在终于能实践了(虽然还是暂时在湾区)。

其实主要高兴的还是有一个月假期可以在家里躺尸了。

相关阅读:


如果喜欢本文的话,欢迎在 Patreon 给我打赏顺便解锁一下小 perks(不喜欢月费的话页面最下方可以 make custom pledge 输入自定义金额 (ง •̀_•́)ง)。Patreon 里提供诸如 1:1 聊天/职业咨询和博客选题投票等金主特权,如果想多聊几毛钱欢迎来成为金主:Become a Patron!
Loading spinn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sixteen − fou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