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ical 码农湾区生活体验

本文是 womenoverseas 论坛上“分享你的本地生活体验”活动的回答


两年前写过一篇博客大概讲湾区的生活,不过现在经历了疫情有了新的感受,那篇文章也主要针对的是人在中国还没有移民的受众,感觉论坛这次活动是很好的更新内容以及针对已经在海外的想要 relocate 的大家安利完全破除一些可能因为中文网上主流声音(aka 中国男码农)而造成的对湾区的误解的好机会,所以完全重新写了一篇。

Continue Reading

Nobody cares about your lone wolf 人设

昨天我失眠了。自从出国鼻炎消失之后我二十多年无法呼吸没睡好的觉仿佛都补回来了,所以很少会失眠。昨晚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大概是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人生迷茫吧。

这回迷茫的原因是,大概在疫情一年之后,我终于再次感叹道跟以前的朋友渐行渐远了。虽然之前也感叹过 grow apart,但那大多是现在看来“无关紧要”的过客。而这种感觉突然在昨天夜里具体化了。

Continue Reading

人生中那些觉醒的瞬间

本文为 Patreon 约稿,参与约稿:Become a Patron!

我虽然从小学有了电脑就开始写电子日记,初中开始写博客,就少年不知愁滋味地度过了无数个当时看起来天大的槛儿。然而随着年纪变大,以前换电脑也要迁移备份的珍贵日记和聊天记录们也都不再 care 了,以前觉得天大的坎儿和觉悟现在也不值一提了。

Continue Reading

2020,难得一份充满 deliverables 的年终总结

以前看到诸如“哪些事情你三十岁以后才知道”话题以及部分男言之瘾患者“你将来就知道了”的倚老卖老,甚至有点迫不及待长到这个年纪来打他们的脸。真的长到这个年纪发现,嗨,跟过去也没什么不一样嘛,依然讨厌小孩,工作依然在一线而且组里技术向的也全都比我老,依然没有想 settle down。

不过,今年大概是因为情况特殊,算是个人开始瞎捣鼓 side project 的元年,很多拖了几年甚至十几年没做的事情今年都做了,也工作以来第一次明确了下一步生活上要尝试什么方向,还蛮有成就感的。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