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一个社恐重新做人的面基总结

我,虽然从小到大 self identify as 社恐,且在各种意义上而言是一个内向的人,但在过去的一年仿佛打了鸡血似的说走就走挑起和参与了好几场网友见面活动。虽然大四时候也曾一反社恐人设在本校内发起了大规模人人上的”半熟人“线下见面活动,但像今年这种规模的全世界背靠出游见网友似乎还是我人生的头一遭,值得写篇总结纪念一下。

这是去年拖延过度 11、12 月年底放送 Patreon 二合一投票票选结果其中的一篇,本来觉得和 2021 年终总结有一些重复所以想先写另一篇,但想说都是总结,还是趁年还没彻底过完发,结果过于现充又拖到了二月(没过正月十五年不算过完?)。欢迎金主们去 2022 年第一篇投票选出接下来要写的命题:

  • 加州向日葵搬家冬雨地区置办的几件满意衣物
  • 最近买的几个个有用处的包
  • 新家置办的一些物件
  • Surface Pro 8 测评
  • M1 Pro Macbook 14″ 测评

我是谁

虽然这一年表现得像个勤劳的社交小蜜蜂,不但群友们都连连觉得我一点社恐的样子都没有,我自己也怀疑起了这个属性。

网上常用的通常意义上的社交恐惧本来就不是什么严谨的标签,本身也无所谓谁 qualify 谁不 qualify。我觉得这个东西就像性取向一样,你自己觉得是就是,跟别人怎么觉得无关,甚至跟你自己的经历有无都无关。因此我过去半年中常念叨的要 disqualified as 社恐了也具有自嘲性质,并不代表我真的认为这个所谓的”社恐“有什么标准。

比如我”不 qualify“社恐的点其实也不是今年才发现:

  • 小圈子或者和朋友单独吃饭聊天我能滔滔不绝而且绝不会主动客气
  • 网上熟到一定程度喜欢的网友我也会主动 reach out 见面
  • 从小到大好像都在网上认识蛮多人的(当然频繁下载也是去年头一遭)
  • 大四时候居然一时头脑发热向人人好友发出公开邀请半熟人见面,最后见了数十人,很多是以前没有见过也没有太多互动的

至于我为什么还是 self identify as 社恐呢:

  • 我非必要不会跟陌生人搭话,经常一句话能帮的忙我宁愿自己一个人费劲半天也不愿意问一句
  • 非常恐惧打电话和接电话(中英都是所以非母语不是问题),客服能文字就文字,预约什么的如果不能在网上直接完成而需要打电话我 95% 会排除那个选项
  • 跟陌生人的社交并不能跟我带来乐趣和能量,反而会非常消耗,所谓”social quota“。所以我几乎不会去某个主题的 meetup,即便主题和 mission 我可能本来想要参加(常见如 women in tech, lesbian who code, indie dev conf 之类的),想到要跟陌生人 social 还是算了
  • 讨厌为了认识而认识为了社交而社交,所以线上或者其他渠道没有熟到一定程度而直接要求见面的史上就答应过一回(那一回还被约了 5 次才出去)。大学期间还处于母胎单身但可能偶尔表达出想找个女朋友的错觉,于是朋友给我介绍妹子,人都到楼下吃上烧烤了叫我都没叫下去,理由是我在忙,其实在打(单机)游戏
  • 平时也挺熟的公司同事 happy hour 我会经常恨不得扒个地缝溜走,我宁愿聊工作,所以讨厌的不光是上班更多的是为了 social 而 social,happy hour 能溜就溜后来借口都懒得找
  • 我在熟人/朋友间的中大型聚会也会显得非常 awkward。小圈子(as in 吃饭一个桌子能坐下来不会听不到任何人讲话这么小的圈子,即可以在同一个 conversation 里有效交流的人数)我聊天 social 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朋友家十来个人的聚会我市场会觉得自己没地方放,但有时候确实想去熟的不熟的人 catch up 所以看 host 还是会去
  • 我是一个不需要人陪而且很多时候 prefer 一个人静静的人,从小放学自己走回家,一个人去食堂吃饭,上厕所绝不结伴,体育课经常找个角落躲起来,特别讨厌学生时代大家因为能不上课而喜闻乐见的集体活动诸如运动会

这么一条条列出来好像真的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但我的目的是说明可能在部分人看来简简单单的“认识新朋友”这种事情对我来说却觉得是去年值得记录的一个大进步,并且也很庆幸自己自然而然没有为难自己去年迈出了这一步。

我从哪来

可能也一部分归功于 covid。 2020 年因为家里客观情况所以谨小慎微完全没有出游,虽然自己呆着的时候也依然不会有孤独的感觉,但跟朋友在线下见面确实给了我久违的喜悦,甚至从未有过地觉得跟朋友交流给我充能而不是消耗 social quota。因此很多 pandemic 之前就久未见面的朋友,我也在过去一年主动 reach out catching up,之后不但没有觉得自己上赶着冷脸贴热屁股丢了高冷人设(?),反而因为了解到了老友的近况和重新联络感情而非常高兴。

另一方面在家呆久了没出门,也需要换个环境。其实我过去旅行就很少是冲着景点和当地特色去的(甚至都不是冲着吃的去的,能吃到好的固然好,但是我对吃的要求真的非常得过且过)。去了的都是抱着“来都来了”的心态,但从来不是目的。过去一年更甚,有 pandemic 更懒得到目的地的景点打卡,跟素未谋面但相谈甚欢的朋友相会才是目的,去个别的地方更像是顺便。

2021 年因为大半年的时间都辞职家里蹲,没有现金流花钱难免拘束,所以定好因为特殊情况突然得到了之前不敢想的钱的工作之后突然有自己特别有钱的幻觉,于是也有点报复性出游的意思。

外加个人生活原因,身份解决不再困在美国,并且恢复了一个人出游的常态,不需要跟别人协调时间,说走就走冲动购物(?)并且不用担心没人带猫,出游 friction 也小了很多选择多了很多。

要到哪去

本地网友见面不表,光自己挪屁股主动奔赴远一点的,如年终总结所说的出行就有:

  • Road trip
    • 和朋友去了 Tahoe 他滑雪我走 trail
    • 说走就走去了次 LA
    • 从费城开到 DC 再到 Virginia
    • 和她乡的朋友们去了 Montery
    • 和她乡的朋友们去了 Napa
    • 搬家从湾区开到西雅图
  • 远途旅行
    • 东海岸夏天面姬行
    • 西雅图波特兰看房面姬行
    • 芝加哥/Lake Geneva 说走就走面姬
    • 荷兰、比利时、德国行
    • 回到美国之后在东海岸、湾区周转几天之后回到西雅图

其中除了去 Tahoe 那次之外,其他几次基本都是见今年网上新认识的朋友。既然是“面基总结”不是旅行总结,我就只说线下见面新朋友的(不一定在上面 list 里)。

4 月,SF,牵线两位豆瓣/长毛象网友

我忘记了这个见面是怎么成型的,大体是我家里蹲除了 hiking 没怎么出去过过于无聊,外加 covid 开始缓解,春暖花开就想出去面姬了(注:这个词我使用时只指代性别与性取向无关,如同“面基”这个词一样)。于是跟 2019 年见过一次(居然也是我主动要求的)的竹子和先前在豆瓣群熟起来后来在长毛象也颇有互动的浅上一拍即合就去三番面姬了。后来她俩成了很好的朋友,不禁让人感叹偶尔不社恐 random 凑对一下也是会有好事发生的!

5 月,Discord,今年最庆幸的机缘巧合

先前因为要开自己的 Patreon 注册了 Discord,但我来来回回就十几二十个 subscriber,那个 discord server 一直只是当发布和通讯渠道,没有活跃使用。她乡上的不少朋友有在论坛和长毛象上断断续续互动,但是因为是 clubhouse 黑所以之前没加过什么即时通讯的群组。

大概是年四五月 clubhouse 凉了之后她们终于搬迁到 Discord 上了,我就顺势加入,谁想跟大家聊得非常投机。因为社恐从来不参加线上语音活动,线下也较为反感桌游局的我,居然因为文字聊得太投机,而在准备找工作的中间去参加了一个线上视频狼人杀活动,于我而言实在是非常反常。后来非常庆幸当时一时兴起就去了,后来下载到好几位网友就是那时候第一次见面拉进了距离。(当然还有最重要的瓜片啦)

7 月,LA,说走就走

经过繁忙准备和面试的五六月,搞定工作 7 月提前不到一周听 server 里说 LA 有她乡线下聚会,想都没想说走就走就决定开车过去集体面姬了。到了发现根本 server 里很熟的就一位哈哈哈,不过撸到猫了也很满足。

来都来了还顺便见了豆瓣上的老友游萦(她就是当年第一给找我 pixel art commission 的人!)。被带着吃了超好吃地道的烤串,去看了脱口秀(应该是 pandemic 之后第一次现场看 show),还在她家快乐撸狗。

后来还见了长毛象友 Faze,先前只是偶尔互相点赞留言,见了之后多了解了些对方的生活情况,发现还是有不少共同之处的,一下就从网上一个头像变成了一个亲切的人。

还自个去吃了 LA 心心念念的桂林米粉(湾区的好像没有特别中意的)。我是真的蛮喜欢开车和一个人出游的。

7 月,南湾,认识了八年才见面的学弟

本来算是本科同校的半熟人,虽然后来同样 end up 在湾区当码农,网上偶有互动,但是从来没见过面。忘了是什么机缘终于线下吃了顿饭。(谁知道后来此人成为了世纪椒缘最速成功客户……)

8 月,SF,喜迎时计来三番

谁成想几个月前还在长毛象上客客气气问我能不能把我的薅羊毛信息带着我的 refer 码转到她乡,几个月之后就如此熟络乃至后来连约三次面姬。时计携家属跟我、竹子、占仔仔三番看展、吃家乡菜、逛公园,成就了经久不衰的 server 里关于胸的传说(……

第一次下载 discord + 长毛象熟人,现在才发现太激动了合照都没拍。只好拿这个 praycat 小浣熊代替了!

8 月,半岛,长毛象友 Muss es sein 迟到面姬

好像是之前四月跟三次元朋友 catch up 在象上问有什么好 trail 的时候约的,当时大家临时有事没成行,迟来几个月还是快乐面姬了。走了好玩好看的 trail 看到好多鸟,了解了象友的专业得到很多科普(万万没想到后来还有一个用上了),还吃了好吃的中东菜。

8 月,东岸,跟熊仔烈日之下暴走费城,跟瓜片的第一次见面

因为工作的临时变动(后来发现又变回去了,不过我对这样的发展也很满意)发现并不能像预计中的开车环绕美国 road trip,于是压缩成了飞到费城然后开车途径 DC、Virginia 最后飞机从 Charlotte 回去赶第二天的入籍仪式的一周短 trip。

在 36 度的高温下和第一次见面的熊仔暴走费城几小时,汗如雨下俩人都快脱水了。但是因为对入籍考试历史题倒背如流,路过这个最有“美国历史”气息的城市的时候不禁有些高考题进入了三次元(?)的感觉。

本来想说路过 DC 再见点网友,但是居然一时想不起来是哪几位网友在 DC 了,外加开车到酒店人开始犯懒,就在酒店点了外卖偷懒躺平了。

去小村子里找瓜片,这个自称不社恐的人热情好客但是手忙脚乱地安排满了小村所有旅游行程。但是她的猫早已看穿了一切,并且为了保护妈妈对我进行了人身攻击(?

9 月,南湾/Monterey,Discord 大型面姬

起因好像是我突然听说 server 里的崽居然住在贵妇气息实足的 Monterey,立刻号召湾区众人 day trip,刚好赶上劳动节还号召来了西雅图说走就走的小鲸鱼,进行了 server 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线下面姬(记录马上就要被超越)。许多人都是第一次见到,工作忙没法参加的咖啡也提前一天在南湾聊天到太晚先被鲜芋仙赶走再被小区保安 quiet hour 赶走。

后来湾区的这帮人就经常见面啦。可惜我快要搬去西雅图,没有早点认识大家有点小遗憾。

拍这张照片的时候完全没想到几个月后就在荷兰看真迹了。照片 credit 竹淡刻骨,overlay 我瞎涂的

10 月,西雅图/波特兰,看房与掰脚腕

因为瓜片要去波特兰开会,图谋不轨的我就趁机去西雅图看租的房子。跟茶包第一次见面快乐米线还有些羞涩,但是光速利用她的偶像时计诱茶包也去参加晚些时候的中西部面姬。跟早就在豆瓣上认识的小熊也是第一次见面吃了还能 K 歌的烤鱼并且去家里快乐撸猫。跟小鲸鱼一起开车去波特兰前还去快乐撸了绝世美颜兔兔。

到了波特兰本来是个购物 trip 但因为 iPhone 刚出没货所以没有人买任何大件……快乐压马路就算了,快乐叠罗汉和掰脚腕倒是没有预料到的剧情。写到这里突然还想起来自称社恐的我居然在见到完全不认识的瓜片同学的饭局上全程起话头……

10 月,芝加哥 – Lake Geneva,大规模中西部面姬快乐撸狗聚会

也是一次说走就走的旅途,在西雅图波特兰行程结束后的下一个周末,可见我连轴转巡回面姬的频率之高。虽然本来是冲着看红叶去的结果完全没看到,但是时计精心组织和大家一起在一个 Airbnb 里吃饭玩游戏真的好快乐。而且去途路上还撸到了超级可爱的狗子 Hailey。

11 月,湾区,连轴送别宴

宣布了 11 月底要搬去西雅图之后跟二三次元湾区好友连轴吃饭。跟上一代 BFF catch up、跟第一份工作的同事(除了我和另一个人其他人居然都还在血汗厂!)一桌子烤鱼、跟现在的 BFF 依依不舍吃了几次,最快乐的是把威威从南湾忽悠过来大家在市里坐在地上聊天、sleep over 夜聊到 4 点半第二天还能 8 点多爬起来开车去 Napa 快乐 road trip 一天。让我有了点大四全校面基峥嵘岁月时候的感觉。我这么社恐的人能认识这么多好朋友,真的很幸运。

11~12 月,西雅图,接风

西西来西雅图开会,我刚搬到西雅图,刚好趁着感恩节咖啡也飞过来,大家快乐攀岩、居家刮痧、girls talk 我权当是给我接风,在路上开车两天积攒的对加州的乡愁一扫而光,完全没有感到孤独,虽然马上要去欧洲赶着通宵加了几个班但也超级快乐。(而且居然还促成了一段姻缘,真是没有任何遗憾了。

太喜欢这张图了,到处放

12 月,荷兰德国比利时,从头到脚趾都快乐

也是一拍即合憋坏了的久未出国 trip。开着没有倒车雷达的小 Polo 穿梭在欧洲城市大街小巷的我成了个老司机信心大增回来开 minivan 都不再紧张,也经历了史上最困危险驾驶从美国飞欧洲下来就要开车 3 小时边开边打瞌睡,第一次困到要在休息站停下来睡一觉被闹钟叫醒才勉强上路。但是欧洲的路况和司机都很棒。以及一下开了这么多车可以光明正大地说我是真的喜欢开车 和 road trip 了。

在欧洲见了二弦和大福,去了无数个科隆的圣诞市场;在荷兰跟老友贱贱重逢还快乐逛博物馆和大学城(上次我自己去欧洲只见了贱贱,几年过去感觉我们俩都成熟了好多)、快乐飞蘑菇有了新的体验聊天聊到后半夜、一起录制她乡快报、去了几个瓜片安排的超有意思的 tour、跟我刚 relocate 到阿姆斯特丹的同事吃饭发现她也爬墙就临时约了三人一起快乐爬墙;在比利时基本就是小镇闲逛,布鲁塞尔偶遇蒸汽朋克旋转木马、看老电影新电影、drag show、乱停车,觉得自己仿佛是个合格的当地居民了。

用两张图完全无法概括这个 trip,但是“从头到脚趾都快乐”前面还有一句“伤心的都忘记了”。很久没有这么快乐地旅行过了,唯一能一比的记忆可能是大四寒假和好基友们去新加坡越南柬埔寨那次。有这样的人相伴走过这样的风景,别无所求。

12 月,东岸,匆忙

从荷兰飞 DC 挤出一天行程,虽然后来飞机晚点外加太困没来得及去 DC 见其他人,但是在石家庄酒店短暂面姬阿奇浮浮也很快乐。

到了瓜片的小村,呼噜迫不及待比妈妈先表达出喜爱,上次见我还猛虎出击咬出来的疤留到现在,这次就换了个猫似的特别粘人。天气好一时起意在寒假空无一人的学校大草坪上挽着手跟呼噜散步,躺在草坪上一起散步看着天上云卷云舒,如果现实里有 Inside Out 里的小人和小球在控制我的记忆,那这一段一定光速变成了 core memory。

另一张图大家在年终总结看过啦,下次再见面就不会出现在“见网友”这个 category 啦。


如果您觉得本文对您有帮助,想支持我的博客创作,或者有特定的内容想要看到,或者干脆就想单独聊五毛钱,欢迎点击下面按钮成为我的金主:

Become a Patron!

墙内赞助通道:爱发电

Loading spinner

1 thought on “2021 一个社恐重新做人的面基总结”

  1. 为椒老师热烈鼓掌!“认识新朋友”也是我过去两年的一大进步!!感同身受!以及被椒老师忽悠去湾区是我的荣幸!笔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8 − 4 =